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乱记桃花源】(06-07)作者:bibird1530
【乱记桃花源】(06-07)作者:bibird1530
字数:9665


                第六节

  乱伦家小别齐聚首放春女无聊赴淫约暂且拨转流光,看另一番光景。

  徐光一进门,自己的妻子上官蓝、弟妹黄小霞和妹妹徐娜正瘫软在床,一支四头的假阳具的一端还插在上官蓝的小穴和屁眼里,床上地上到处淫迹斑斑。三人听见门响,知道徐光徐亮回来了。徐光和上官蓝刚从国外游玩回来,徐光和去接机的弟弟徐亮一同到父母家照个面,同去接机的弟媳黄小霞和妹妹徐娜陪上官蓝回家换衣,约定若是上官蓝不必去父母家,就在徐光家等着来个小别淫聚。三人身子酥软,谁也懒得动,知道徐光徐亮一进门就会扑上来操干一番。

  不料想却听得客厅脚步嘈杂,似乎有不少人进来,接着传来黄小梅的声音:「我说姐夫,你把我嫂子藏哪儿去了?该不是一回来就跑去找情人操屄去了吧?」又听得徐家小阿姨、也是徐光的干妹妹柳月的声音道:「小梅姐,你看你,满嘴的情人呀操屄呀的,也不害臊。再说了,我大嫂子想操屄还用出去找?家里这么多鸡巴,还不够她用的?」

  三女愣住了。就在此时,卧室门口黄小梅的男朋友赵军和哥哥黄小东探出头来。「哈,原来在这里!你们仨,什么关系?身份证!」赵军怪叫一声,夸张地吆喝起来。黄小东在旁边配合着赵军,指来指去,一脸坏笑。

  「死赵军,扫黄扫到家里来了,一会儿看我不把你鸡巴撅折了!」黄小霞一声呵斥,随即一个大枕头就飞了出去,徐娜更狠,一把将那支插在上官蓝屄里的假阳具拔出来,冲二人就甩了出去,赵军嗷的一声,和黄小东拧身就窜出去了,这边厢上官蓝屄里正酥软着,被假阳具在肉壁上猛的一刮,酸麻难耐,也啊叫起来,客厅里顿时哄笑一片,调笑说当警察的身手就是不凡。

  上官蓝抓了几把纸巾走出卧室,一看客厅里徐光徐亮赵军黄小东黄小梅柳月站了个满满当当,竟也不避着,一边抽纸擦拭着阴户和腿间的淫液,一边问徐亮怎么回事。看来这一屋子人平时没少一起淫乱。

  徐亮眼睛盯着上官蓝湿淋淋的阴户,笑说:「我的浪嫂子,刚回来也不知道歇歇,革命工作是干不完的,悠着点。累坏了身子,我哥会心疼的!」

  「小霞累着了你哥没准还心疼一下,我他才顾不上心疼呢,倒是你们这帮色男人,心疼的怕也不是我的身体会累坏,而是怕我累着了不让你们玩儿吧?少耍贫嘴,老头子那边什么情况?」上官蓝一边抢白,一边弯了腰,将沾满淫水的纸团扔进垃圾桶,雪白的身子曲线优美动作优雅。

  「不行,老爷子说了,蓝蓝回来也不回去看看,没礼貌。挑理了。」边说边学着徐海的口气。屋里人全乐了。

  黄小霞跟在上官蓝身后出来,两条腿都是湿的,也不擦,接嘴道:「老爷子那哪儿是挑理了,明明是挑屄呢!」

  其实黄小霞和徐娜都知道,上官蓝一定得去。徐娜知道是因为父亲徐海几天前就一直念叨上官蓝,徐娜在和父亲交媾之时更是听个耳烂,徐海操着操着就问老大什么时候回来,明明就是惦记上官蓝。黄小霞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父亲黄威快一个月没见上官蓝了,也犯着跟徐海一样的心思,只是,总不如徐海近水楼台,抢得先机,估计这次老爸又要跳着脚指天画地痛骂自己的公公老徐海了。每念及此,黄小霞就会忍不住偷偷乐。

  柳月说道:「嫂子,黄伯伯也在家里等呢。」

  徐娜从小霞身后转出来,用手擦着阴户,一边往赵军身上抹一边道:「呵呵,那黄老爷子挑没挑啊?挑的又是啥啊?嫂子好人缘啊!」赵军咧着嘴躲到一边去了。

  「那正好,一个月没见了,我正想那两根老鸡巴呢,老鸡巴操屄就是有味儿!嘻嘻……娜娜,王龙是不是明天回来?你也不把你那小骚屄歇歇,等着好好伺候你家老公?」上官蓝笑道。

  「是呀娜娜,说起来你们怎么还不办事啊?我们还等着闹洞房呢!」黄小霞也跳出来凑热闹。

  「不用,我要是伺候不了,不还有嫂子们俩大骚屄帮忙嘛,你们俩不就等着我这句话呢嘛。再说了,他还不是我正式的老公呢,还指不定是谁的老公呢,我又没着急,你们俩倒急了。闹洞房?你们俩是想替我入洞房吧?好啊,那你们俩老公的鸡巴可都归我了!」徐娜牙尖嘴利,一个也不饶。

  「哈哈,瞧瞧,刚才仨人还好得一起磨屄,一转眼就掐起来了,女人就是善变呐!」黄小东搭话了。

  「得,别掐了,天都黑了,我送嫂子过去,不然老头又要闹脾气。」徐亮苦着脸转身要出门,回头看看上官蓝:「骚嫂子,要我看你光着去得了,省的一会儿又脱着费事。」

  黄小霞横了徐亮一眼道:「我看你是憋着在路上操嫂子屄方便吧?」

  徐亮嘿嘿一笑,拱了拱手:「多谢夫人提醒!」忽地又苦着脸道:「各位别急啊,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等我!」

  黄小梅伸手在徐亮胯下掏了一把,笑道:「色姐夫,快去备车吧,有你的屄操!」

  正在这时,徐亮手机响了,却是老爷子徐海:「亮啊,跟你哥说,你们年轻人自己耍去吧,你妈又出去打牌了,也没人给你们做饭,再说我们两把老骨头经不起你们年轻人瞎闹了,我跟你黄叔出去一趟。」

  这下子大家伙儿都愣了,老爷子太阳出哪儿去了?

  「哈哈,」还是徐亮反应快,就势搂住黄小梅:「小梅呀,说我有屄操,是你在着急等着我呢吧?」说着一把掀起小梅的裙子就按在了浪屄上:「骚屄,你裤衩儿呢?」又去摸柳月的奶子。

  一下子,四男五女乱成一团,内裤乳罩齐飞,奶子鸡巴共舞,淫声浪语一屋子春光活色。

  原来,就在黄威跟徐海猴急等待上官蓝的时候,老下属高洁来了个电话,说听说夫人经常出去打牌,一到周末就没人做饭,就想到家为他做做饭,以感谢多年来对她的关照和培养。其实黄威明白,高洁所在的税务局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刚刚空缺,很多人在争夺,自己虽已退休,但继任局长沈振南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对自己感恩戴德言听计从。其实高洁在税务局不仅人漂亮,而且风骚活儿好,靠自己的淫荡赢得不少口碑,左右逢源,又很会耍手腕,做出从不轻易让人上的姿态,甚至沈振南也对她的床技念念不忘。但是,谁都知道,她的父亲高志远跟黄威关系很差,具体原因只有少数人知道。

  高志远是景明七中的校长,黄威那时在税务局长的位子上还没退休,本来两人关系还不错,黄威对高洁也比较关照,一双色眼也很轻松地看出高洁一身浪劲儿,就想干高洁,却碍于面子还没干上。正琢磨怎么让不露痕迹地让高洁主动投案的时候,一个叫安安的年轻女人调到税务局,那女人一双勾魂的狐狸眼,身材丰满,奶子又大,黄威正转了心思要搞安安,却被高洁带回家让高志远抢了个鲜儿。知道了这件事,黄威很恼火,看在高志远的面子上,高洁没干上,安安也被高志远先尝了鲜儿,一股怒火向安安,说有人举报她乱搞男女关系,安安就说是高志远强迫的,于是一见高志远黄威就抖威风斗气,梁子就势结下。

  高洁知道自己闯了祸,也不敢招惹黄威。沈振南接班后,这次主任位置之争,高洁一直憋着劲。这天高洁在沈振南家过的夜,一早光着屁股刚把姑姑,也是沈夫人高志欣送出门,就握着沈振南的鸡巴央求。因为税务局班子大多是黄威的人,沈才出主意让她找黄威,只要黄同意,事情准能办成,于是高洁当着沈的面打了要做饭的电话。

  黄威退休了,火气也没那么大了,高洁又送上门来讨好自己,明摆着是想送上门要让自己操,但是想起那桩事心里还是不爽,就摆架子说:「哦原来是小洁啊,我现在正在我老朋友家做客,不用做饭,再说了,你一个人做饭也不够我们俩人吃呀,是不是?」

  高洁何等聪明,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嘴上应承道:「放心吧黄局长,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帮我打下手的也肯定错不了。」

  黄威一听,这骚货还真上道,也没了退路,而且上官蓝随时可以操,高洁上了这张床,以后就好办了,便装作很为难:「哎呀小洁,难得你这么有孝心,那……」

  高洁忙道:「那我在你家门口等您!」

  徐海在旁边一直支着耳朵,一见黄威眉花眼笑,马上凑过去:「老黄,我可是闲着呢啊。」

  黄威道:「你个老东西……」

  高洁挂了电话一时有些犯愁,这么急上哪儿找「打下手的」去?

  急忙忙出门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自己的妹妹高芳,不想正是周六,高芳和一班色男淫女郊游去了。正急切间却巧了迎面碰到沈振南的女儿、自己的表妹沈悦,眼睛一亮,拦住去路。沈悦高考一结束,一直和自己的闺蜜陆婷婷在自己的老师江晓萍家里住,本来说要回家看老爸的,高洁太了解沈悦了,单刀直入说:「悦悦想不想跟我出去玩?」

  沈悦说:「我还要回去看我爸呢。」

  高洁太知道她回家「看」沈振南是什么意思了,笑着骗她:「我刚看完你爸,他一会儿还要出去呢,还跟你妈说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回去也待不了两分钟。」
  沈悦知道高洁跟爸的关系,二话没说,向着家的方向挥了挥手。沈振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主意把女儿也送出去了,落得个自己在家空寂一天,到了傍晚耐不住拿起电话找热闹。

  玉碧打来电话的时候,沈悦正在从厨房里往外端菜,厨房里的高洁一边炒菜一边被黄威上下其手摸个欲火中烧。沈悦只当没看见,随手接了电话就在餐桌旁徐海身边坐下来:「喂,哪位?……啊,玉姐?!」

  「是呀,好久不见了,你干嘛呢?」

  身边的徐海早被厨房里高洁的淫声弄得魂不守舍,看着身边娇嫩的小美人儿吞口水。虽知道沈悦绝不是个良家女,可毕竟是个长辈,不好太随便,此时趁着沈悦接电话,料定她不会怎样,放了脸面吞着口水一把将小娇女揽在怀里,一手已经按在椒乳之上,另一手顺着短裙勾在她阴户上。

  沈悦受惊,毕竟是天生淫女,继而心神一荡,哼嘤一声……「怎么声音不对啊……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沈悦毕竟年轻,竟然被玉碧听出淫荡的味道来。

  「啊没有,很舒服……嘿嘿……玉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沈悦也不动,任徐海越来越放肆的揉搓,口里胡乱应着。

  「有一阵了……我早上在街上看见你了,急匆匆的,干嘛呢?」玉碧有点取笑的意味。

  「嘿嘿,哦,你在哪儿看见我了?城北吗?那时候正回我爸家呢,现在没事,在外面玩儿呢……嘻嘻!」

  「回你爸家?你夜不归宿!」玉碧揶揄她。

  「哦,我现在跟婷婷,我一个死党,一起住在一个老师家里。」

  「你们住老师家里?在老师家也不怕不方便?」玉碧有些惊讶,知道沈悦不是个老实孩子,应该不喜欢跟老师待在一起才对。

  「这不是放假嘛,她去找她的军哥哥探亲了,说不怀上孩子不回来,嘻嘻。」
  「是吗?」玉碧突然念头一转,正好自己的房租快到期了,「那我的房租正好快到期了,还没来得及找下家呢,投靠你一段时间怎样?」

  「嗯……不知道你觉得方不方便……」

  玉碧心想也许她们不太想接受,一时踌躇:「好吧,看来你们不太方便,那我再想办法吧。」

  别看沈悦娇淫无度,倒挺义气:「没事玉姐,你尽管去住,我们好久没见了,我想死你了,放心吧,你要是去住,没问题,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咱们好好聊聊!」
  挂了电话,玉碧自言自语:「这丫头,怎么觉得怪怪的……」

  不想楚临峰接道:「是吗?谁呀?好看吗?」

  玉碧恶狠狠在他鸡巴上捏一把:「阉了你!」

  临峰道:「是沈悦吗?」见玉碧没有回答,便转了话题:「怎么,没地方住了?我帮你找一个吧?」心里想的是找玉碧方便。

  玉碧道:「不,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

  「你没少占我的便宜!」说着在玉碧小穴上微微用力按了按。

  楚卓二人在室内的浴缸里一人一头,曲起腿,屁股对着屁股,蛋蛋磨着阴户,泡泡鸳鸯浴聊聊天,或者光着身子窝在床上搂着看电视喝茶吃零食,消磨了整个下午。这个下午,两人如同粘在一起,两双手谁也离不开对方的身体,即便玉碧蹲在马桶上小便也牵着临峰不软不硬的阳具。有时候临峰想就势把棒棒插进玉碧嘴巴里,被玉碧扭脸躲开,却揪着肉棒在蛋蛋上轻柔地亲一口。性起了便不管何时何地激情四溢扑扑通通地抽插一番。

  这个下午楚临峰可把玉碧羊脂的身子看了个饱。事实上玉碧身上最美的地方不是那一双长腿,而是那对圆润凝脂缀上两粒鲜艳欲滴的玛瑙珠,和如丝柔滑阴毛丛中鲜嫩小巧的阴户;平坦滑溜的小腹和翘耸弹挺的娇臀排在其次;再次才是那一双修长而挺拔的玉腿,但是因为有点瘦,显得有些柴。即便如此,临峰不绝口赞叹玉碧为玉琢天仙。 第七节俏白虎棒下遭训棒愠神武情外宽恩情

  星灿大酒店。总统套房内极尽奢华,李基扬两次来此地都住在这个房间,房间里超大的圆形浴盆有16个方位立体喷水的功能。此刻的浴盆里倚壁坐着两个赤裸的女人:一个脸型椭圆,神态雍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头顶挽个发髻,身材微微丰满,皮肤光洁白皙,乳房硕大颤巍巍挂在胸前,一点小肚腩却并不碍眼,目测过去大腿稍粗,臀部应该不小,所幸双腿直且长,倒也十分匀称;另一个一张小圆脸面容娇俏,随意扎个马尾,约莫二十岁上下,双乳不是很大,尖尖的挺立着,腰似弱柳,腿赛骄杨,腰腹下引人双目——阴户光洁阴唇紧闭,却是个白虎。两人二目含春,眼光定在一个地方,李基扬勃然矗立着阳具,挺着腰站在二女面前笑着。

  那马尾女孩伸手在睾丸下抚摸一下,顺势握了那性器推拉两下,吞了口唾液,又把手收了回去,转头看了看另一个女人。那女人笑了:「小毕,你跟慧姐还生分什么,慧姐的就是你的,去就是了。」李基扬笑道:「小慧,在外面不比欢情岛,不要小毕小毕地叫,会叫人误会,叫小雅。」那小雅晃了晃马尾,看了看慧姐,对李基扬开心地说:「李总,慧姐叫的没错啊,我到哪里都是您的小屄,可不是误会。」说着凑过身去,跪坐在李基扬身前,一双柔荑软软抱了他屁股,一口将那根热腾腾的肉吞入口中,臻首微晃,马尾随着俏皮地摇啊摇。那肉香引得她口水满腔,只一会儿,便咕嗞声响大作。

  李基扬看着她俏皮的样子,乐了:「小雅,鸡巴肉好吃吗?」小雅似乎很认真地唔唔了两声,却没舍得把那肉棒从嘴里拔出来一下,更认真地舔舐着那条越来越有味道的筋肉。

  「你慧姐吞着口水把自己老公的鸡巴先让你解馋,对你好不好?」李基扬摩挲着小雅雕玉粉颈,戏谑道。

  小雅不得不吐出香肉,很认真的歪着脑瓜说:「好,真的很好,昨天慧姐就让着我,先让我的小屄享受您的大鸡巴,今天早上又让我叫您起床,我姐说她都没这待遇。」

  「是啊,你慧姐本是醋坛,对我的鸡巴向来都是自己先吃第一口,上下两张口都不肯落后。尤其是小屄叫早的任务,只要你慧姐在,一定是她的,这次独独对你竟如此宠爱。这次带你来也是你慧姐建议的,一是带你看看岛外的世界,二是要你利用你独特的细腻感受一下岛外人的情趣心态,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李基扬睡觉很沉,早上通常都需要叫早,不叫不醒。但是直接叫醒,李基扬醒来后一上午都会觉得不舒服,精神不振。于是小慧发明了小屄叫早,就是不管手揉还是口吸,让李基扬的鸡巴挺起来,同时把自己的屄揉出水来,坐在鸡巴上,套弄50次,李基扬醒来,一天都精神勃发。

  「你和大雅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很努力,你们李总对你们很满意,大雅就是从你这个位置当了人力资源部部长,你若干得好,等你花姐另有重任的时候,文化交流部的继任者也许就是你。」小慧微笑着。

  「谢谢李总,谢谢慧姐,我一定会的!」小雅笑靥如花,转而面色神圣地再次将那根昂起的香肉吞进口中。

  小慧看着小雅握着李基扬男根大肆吞吐,那两片薄薄的红唇紧紧裹着她的那根无数次令她神魂颠倒的肉棒,春心便跟着那截忽隐忽现的肉荡了起来,小腹中慢慢生出一股暖流,向四周扩散,及至阴核,便不再开散,不约而同向阴阜聚集而去。小慧微闭一下双眼,像是在感觉那暖流的路径,或是确定那暖流的聚集地,阴道内很快有了酸痒之感。

  小慧的目光顺着小雅光滑的曲线,落在她在波光粼粼里雪亮的玉臀上,确实好看,臀型的优美应该是仅次于她的姐姐大雅。大雅可是公司里公认的第一美臀。
  小慧站起来,优雅地走到李基扬身后,也慢慢跪坐下来。李基扬知道妻子的心意,把双腿张得更开一些。小慧双手从李基扬胯下伸过去握住小雅尖尖笋乳,伸首抬起下巴,将鼻子抵在李基扬股间,伸长了舌头轻轻地舔着他的睾丸。小雅知道慧姐想要了,不敢贪恋,毕竟鸡巴是人家的。她咕嗞咕嗞又吮吸几口,知趣地吐出肉棒,向后坐了坐,复又靠在浴缸壁上,春潮却也难捱,一边看着小慧从李基扬身后双腿间掏着那支肉枪花样百出地套弄着,一边伸手在自己的光板白屄上抚弄着。

  小慧把那肉棍用力向下扳,头奋力前伸,歪斜着把那香肉棒塞到腮帮子里,轻轻地嚼,看得小雅那个香啊。

  此时的小慧已是屄痒难耐了,停止了所有动作,朝李基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一拧身便双手扶了浴缸边沿,跪在水中将肥臀高高翘起,「快点快点,操!」她摇着屁股叫着。

  李基扬促狭地笑了笑,转过身去,单腿跪地,又回头冲小雅眨了眨眼,小雅也真有眼色,马上凑过来,伸手捉了愤怒到直眉瞪眼的大鸟,对准了水淋淋的洞穴,只等李基扬的发射指令。

  李基扬沉了一口气,猛然前挺,硕大结实的阳具依然有一半没入湿淋淋的小穴,再慢慢深入到底,然后抵住花心,把鸡巴挺了几次,殷慧便已有了反应,仰起头做出了享受的准备。李基扬先是慢慢抽插十几次,继而突然加速,向着那个湿漉漉腻滑滑的骚穴疯插猛干,一时间浴缸中水花声响成一片。李基扬知道殷慧的高潮点在哪里,知道她最受不得阴茎连续猛冲高潮点,用不得百十次,必阴精大泄。果不其然,只消十几次,殷慧便淫叫连连浪声震天,李基扬一刻不停,操不过七八十次,殷慧长啊一声,声音都喊哑了,浑身颤抖,便瘫在浴缸边沿。
  小雅早已淫情泛滥,一双媚眼直盯着从骚洞里倏尔闪出的一截大鸡巴,不断吞着口水,揉搓着自己白生生的阴唇,只盼着自己馋涎欲滴的浪穴快把这馋人的美肉棒儿一整个儿地吞进去,痛痛快快给它止止痒。此时一见慧姐瘫倒,小雅急忙抓过鸡巴,一口吞进去,却不急着吐出,只是含在嘴里用舌头围着肉棒转了几圈,再吐出一半,用舌尖将龟头的沟沟壑壑舔了个遍,等于是用舌将那阳具清洗一遍,这才拔出肉肠,把满口混着慧姐淫液的口水咕咚咽下,一边抬眼望向李基扬,意思是:「能操我了吗?」

  相比来说,李基扬更喜欢操干小雅,那小屄香嫩绵软,只是在欢情岛的世俗习惯里,性交虽然比较随意,但已婚者必须先满足配偶的性需要,否则一经告发,当地的娱情法将会介入,被告就会面临三个月至一年的禁娱惩罚,被禁娱期间不得与配偶以外的人性交。这对于欢情岛的人来说是要遭到嘲笑的。

  李基扬正操的兴起,含笑摸了摸小雅的头发,用眼睛示意她趴过去。小雅知道李基扬最喜欢从后面操屄,忙转过身去。小雅身材娇小,没有跪在水中,而是两手撑住缸沿,一双玉腿分开,站立着翘起白花花的小屁股,只等着享受挨操的美味。

  李基扬微曲双腿,挺着鸡巴对准那个粉红色的小柔屄缓缓连根插入。小雅那个美啊,美目微合,丹唇微启,马尾轻晃,玉臀微摇,真正是迫不及待。李基扬鸡巴插进去,摇摆着在嫩屄里转磨几圈,搅得小雅心尖尖儿跟着颤微微的美。
  李基扬一边抱着小雅雪白的屁股开始抽插,一边问道:「小雅,你哥和你弟弟最近在忙什么啊?」小雅正身在仙境,闻听一问,娇躯一颤,回道:「嗯,基扬哥,他们也没忙什么,我哥半个月前刚回来,我弟大四了,就等着毕业了。」李基扬又问道:「他们是不是都住在你爸妈那儿?好像最近大雅也经常回去,是吗?」却也没有停止操干,一下一下地既有节奏,又次次见底。小雅闻听,心下开始慌乱,又被操干得极为舒服,复杂的感觉令她脑中一片混乱,微经斗争,急忙开口道:「李总,我错了,我最近几天也回去了几次,我……我……」

  「你跟大雅的浪屄是不是都让他们操了?还有你爸。」李基扬语气平和。
  「嗯,是……是让操了,不过我只让操过两次,但是都没让射在屄里!」小雅急慌慌遮掩。

  「噢,那都射谁屄里了?」

  「我和我姐都只让射嘴里了,真的只射在嘴里了!」小雅越发急了,屄里的快感全然不见了。

  「基扬你真是的,人家自己家里操操屄,尝尝自家美味,有什么干系,又不是伺候你的鸡巴伺候得不好,别吓小雅了!大雅小雅什么时候还不都是先紧着你的鸡巴操!是吧小雅?」倚在浴缸壁缓神的小慧开口了。

  「是是是,真的是,我和我姐都随时准备着让您的大鸡巴操我们的小浪屄,而且,我俩再也不让别人操了!浪屄随时都给您预备着!」

  听闻此言,李基扬呵呵笑了笑,说道:「看你说的,你们俩都有性伴侣,让他们操操屄也是应该的。想一想也是,我操了你们姐妹好几年了,算来你爸你哥你弟也都不是外人,你们两个小美人儿小美屄也正是享受的好时候,操就操吧,只是,有时候我还真是会突然想起你俩的小美屄,操不着就心痒难受。前几天给大雅打电话,大雅就不在晴花园,而且听声音就在操屄。」

  「李总您放心,我给我姐说,真的再也不让别人操了,只让您操!」

  「你看把孩子吓得,女人不叫人操还叫女人呀?该操还操。大雅也是,也不跟你哥的鸡巴请个假,回头我好好说说她!」小慧在旁边调笑着打圆场。

  「嗯~ 」妻子说话了,李基扬也不多说什么:「那要看你俩还能不能再骚点儿,呵呵。他们仨谁的鸡巴好啊?」

  「我更喜欢我哥的,操我的时候有点您的感觉,就是比您还差着不少。」小雅声音犹豫,不敢多说:「不过那也不让操了!」

  「呵呵,小雅就是嘴儿甜,俩嘴儿都甜。那比起亭峰呢,谁操的爽?」李亭峰是小雅的男朋友。

  「不一样,跟我哥毕竟是乱伦,那种刺激比较特殊,李亭峰呢操的时间要长一些。」小雅半遮半掩。

  「你们跟舒经易、你爸你哥你弟有没有一起操过?」舒经易是大雅男朋友。
  「有,」小雅不敢不说实话:「就是上星期,我哥还有我弟的女朋友杨乐。我们八个人一起操的。」犹豫一下,又道:「本来我哥说还有两个人乘这个月的航班进岛,一个叫徐娜,一个叫王丹,本说等她俩来了正好5对5……不过我俩没答应呢。」

  「徐娜、王丹?是不是半个多月前大雅背书让我给签的入岛通行证?」李基扬蓦地想起似乎名字比较熟悉。

  「我也不知道。」

  「杨乐,是不是姐儿仨,喜欢乱伦操屄的那个?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是,但是那次只有她去了,杨欢杨悦都没去。」

  「5个操你们3个,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操的,这么贪吃,你们的小嫩屄受得了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屄里边儿乱乱哄哄的,稀里糊涂的天就亮了……下次再也不会了李总!再说,他们那些鸡巴怎么跟您比呀,好几次我跟大雅和花姐不是被您一个人操的跟烂泥似的,公司里的姐妹们都说,说您是神武大鸡巴,被您操一次,屄里边儿能爽一礼拜。」有人解围,又见李基扬语气有所缓和,小雅很快回味过来,语声清脆,又如珠落玉盘。

  「好了好了,跟审犯人一样,这哪儿是操屄呀!」小慧嘟囔着:「下次再操屄,只要你哥召唤,让她马上把屄里的鸡巴拔出来报到!你也是!」

  「是是是,我们一定把屄里的鸡巴拔出来向您报到!」小雅人精一个,马上明白该怎么继续,说着话突然一拧屁股跪在水里,面孔正好对着李基扬的大鸡巴。李基扬一愣神,却见小雅对着自己挺立的鸡巴郑重地敬了个礼。天真的场面让李基扬一下子真心笑了:「这小精屄,你把我的鸡巴拔出来向我的鸡巴报到啊?」
  一下子三个人都笑了,小雅忙着说:「哎呀哎呀,不对不对,我再把基扬哥塞进去!」说着一转身,姿势如前,反手握住鸡巴,屄往后一顶,又吞了回去。突然又道:「哎呀还是不对,是把基扬哥的大鸡巴塞进去!」

  李基扬大笑:「你要把我塞进去?哈哈,你的小嫩屄哪有那么大!」

  小慧道:「也没错,你哥见了你这样的小浪屄真恨不得钻进去,住到屄里去!」说着朝李基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是呀是呀,我的屄要是那么大,基扬哥该不喜欢操了!」

  三人又笑了。李基扬道:「有时间你把你们操屄的事儿讲给我听听!」
  「哎!我一定好好讲,讲完了好让您操我的浪屄!」

  「嗯,死罪已免活罪难逃,你就好好在我的训棒下安分受罚吧!」

  至此,李基扬开始认真舞动大鸡巴,在小雅美屄里一阵子翻江倒海。

  小慧把小雅左腿一搬,小雅顺从地一抬腿,向前一曲,放在浴缸边缘,小慧跪在小雅腹下,仰头对着那片交合的胜地,光洁的小屄里,刚刚把她爽得死去活来的大鸡巴在其中进进出出。她把嘴凑了上去,还是无毛的屄舔着比较舒服。并不时将鸡巴拔出来一口含进去,吞吐几次,将小雅的淫液舔舐干净后再塞进那个小白屄。

  李基扬打开立体喷头,十六道水网激射而出,打在小雅挺立的乳头上、紧致的小腹上、无毛的白屄上,打在小慧淫荡的脸上、抖动的大奶上、撅起的屁股上,也打在李基扬偶尔露出的鸡巴上……整个浴室完全淹没在水雾之中。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