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恋父情结】(完)【作者:?菲】
【恋父情结】(完)【作者:?菲】
字数:80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再怎么爱玩也重来没有想搞乱伦的念头,却因为跟爸妈大吵而跑到爸爸的双胞胎弟弟家借宿,结果在放下警戒心入睡时竟给了他猥亵的机会,异样酥坦的触感使我从昏沉中苏醒。

  睁开迷濛双眼赫然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被脱到精光,叔叔竟然将他的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顿时明白异样触感的由来是他正舔着我的嫩穴,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正被自己的叔叔侵犯。

  (不要…不可~ 以~ )

  疯狂扭动着双脚试图制止他猥亵身体的举动,叔叔却无动於衷的继续用舌头舔着我的嫩穴,身体激烈的反应使我哀求着他别伤害我,叔叔却在知道我还是处女后更加的兴奋。

  《长得这么漂亮的姪女叫我怎么忍耐?就让叔叔享受一下吧!》(不…要…叔叔…)

  《被舔的爽到声音都变嗲了,不如就好好享受吧!》

  光是被舔穴的刺激已经让我的脸红到发烫,而他和老爸同模子印出的脸型使我更是羞愧,愉悦的酥麻感使身体的力气像被吸走一样,叔叔似乎感觉到双脚扭动的挣扎抵抗正渐渐微弱。

  (不…不要了…身体变得好奇怪…)

  《你现在如果离开能去哪?还是已经打算回家跟你爸妈认错?》(可是…)
  《乖乖配合的话想住多久都可以,你不是没地方睡才来的吗?》

  想起自己跟爸妈吵完架就转头跑出来,皮包里只有几百元确实根本撑不过两天,身边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更何况安稳的住处,到天亮之前似乎已无法摆脱叔叔的掌控。

  裸露的乳房在这时被肥大的双手抓着不断揉搓,冲击着大脑的刺激感使我不经意的发出娇嗔的叫声,已经愿意献身的错觉竟让叔叔不再舔穴,整个肥胖的身体突然挪动趴在我的身上。

  在和他眼神交会的瞬间让我更加的害羞,当他伸出舌头舔着嘴唇竟意外使我有被爸爸亲吻的错觉,心里虽仍千百个不愿意被他佔有身体,生理的飢渴却使阴道湿润的流出不少淫水。

  张开嘴唇接纳了他将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搅动,舌头不停互舔摩擦的舒坦感使我感觉到头越来越晕,这时抚摸乳房的双手突然捏着奶头轻轻的揉,异样的刺激就在瞬间摧毁了我的理智。

  在献上自己的双唇后吞嚥了嘴里的黏稠口水,急促喘息着端看叔叔露出宛如相当满足的表情,一想到自己即将被他用肉棒插入体内,我羞愧的将头撇开闪躲他的视线。

  这时感觉到双腿被叔叔的肥肉大肚给越撑越开,圆又硬的龟头开始贴着我的嫩穴不断摩擦,虽然心理已经做好了被他佔有的准备,可能会怀孕的严重问题使我慌张的叫他快点停止。

  (等…你…可以戴…套子吗…)

  《喔…好吧!等我一下!》

  睁大了双眼看着说完话后露出猥亵笑容的叔叔,照我以往的个性绝对会露出不屑又鄙视的眼神,想到在他说愿意戴套之后反而让我有点安心,还傻傻维持着双脚张开的姿势等他上床。

  (等…啊!!!)

  叔叔肥胖的身体根本不是我无力的双手能够推动,穴口在他全身使力推进的时候已被瞬间撑开,龟头插入体内的刺激感使身体不断颤抖,阴道顿时紧咬着肉棒像痉挛般不停的蠕动。

  死命收缩的阴道触感像是让叔叔嚐到甜美的滋味,然而肉棒不断在阴道里抽动的摩擦却让我欲仙欲死,技术纯熟的他随即抱着我接吻安抚情绪,温柔的舌吻竟使我默许他继续插送。

  肉棒轻缓的抽插使我感受到有种愉悦的刺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几乎取代了被硬上的阵痛,随着身体甩晃的乳房被叔叔用手抓着揉弄,也不知在何时我已经紧紧抱着他的身体。

  (啊~ 嗯…)

  《舒服…才17岁竟然已经不是处女了…真不乖~ 》(啰嗦…)

  一直被肉棒不断抽插着感觉到越来越爽,愉悦的甜美滋味使我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突然瞄到叔叔边舔着嘴唇在看我发骚的模样,被他称讚我又美又骚的几个字意外使我更加兴奋。

  这时叔叔突然发出低沉的声音停下插穴的动作,夹着肉棒的阴道感觉到粗茎正激烈的颤抖,彷彿不少的精液从龟头射出灌满了套子,彷彿被内射的感觉让我也感受到高潮的冲击。

  眼看着他将装了精液的套子取下后丢在地上,随即动作着想再次把依然坚挺的肉棒戴上新的套子,我却像神经打结般开口叫他别戴着套子,说着想要好好感受一下肉棒的真实触感。

  肉体的甜美接触让我享受到发出叫声,才刚被开苞过的紧实阴道紧紧夹着肉棒不断吸吮,然而这样的强烈快感对我而言已太过刺激,激烈的干了十几下后就使我爽到流着口水。

  肉棒激烈抖动的感觉让我发现叔叔又想要射精,心里浮现着想要感受被内射的冲动,没想到叔叔却拔出即将射精的肉棒往我的脸靠,黏滑的白稠精液随即喷溅在我的脸和乳房上。

  《应该有爽到吧?想洗澡吗?》(嗯…)

  然而想被内射的兴致被他打断使我有些微的不爽,但是残留脸上的精液的确需要沖洗一下,遮着乳房和阴毛在走进浴室的时候看了叔叔一眼,发现他的猥亵眼神似乎在盘算什么。

  在莲蓬头下沖水使我没注意有人开门走了进来,转身要拿洗发精的时候才发现叔叔站在后面,吓到后自然反应的蹲下遮掩身体,却发现他的笑容比刚才还要更加的猥亵。

  《呐…叔叔可以干你吗?》(什…什么啦…)

  《想说还是要尊重你一下阿?》(刚都干过了还问个屁…)

  色欲的冲动使我温驯的照着叔叔的要求张开嘴巴,刚刚说完会温柔却对粗鲁的把肉棒直接插了进来,龟头顶撞的感觉使我难受的流下眼泪,舌头却像爱上腥臭气味的不停舔弄龟头。

  叔叔在发现我流泪后不断的安抚道歉,说他兴奋到忘了我没有过口交的经验,然而肉棒不断颤动的模样却难以掩饰他内心的冲动,我便张开嘴含着龟头更贪婪的持续吸吮。

  《那你愿意让叔叔干你了吗?》(………)

  羞愧到不知道怎么回答便默默的点点头,叔叔看到我正式同意立刻开心的把我抱进怀里,宽肥的胸膛和一开始相比起来感觉完全不同,奶头紧贴摩擦的感觉使我渐渐有了欲望。

  身体突然被他用公主抱的方式抬起抱回床上,身体被叔叔用嘴又亲又舔而有了强烈的感觉,阴道在手指不断抽插的动作下变得异常湿润,讶异着自己因为叔叔的爱抚而渐渐欲火高涨。

  因舒坦和高潮而颤抖的身体使叔叔发现我的飢渴,坏心的他似乎打算让我变得更加堕落,抵住穴口的龟头来回不断的轻轻搔弄,故意不插入阴道的挑逗已使我痒到快要发疯。

  叔叔这时又露出他那奸诈的笑脸,而我虽然想要又不想那么轻易的屈服,没想到叔叔只是突然把龟头的部分插了进来,阴道些微被撑开的刺激感觉已让我爽到几乎快要崩溃。

  《还在忍?你飢渴的表情都已经出卖你了!》(那…那有…)

  《那是要我再插深一点还是拔出来?》(插…)

  《太小声了!叔叔的听力不太好~ 》(插…插进来…)

  理智在完全已被欲火烧尽的情况下使我已顾不得矜持,双脚自动环扣着叔叔的腰推着他的身体,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随即带来强烈快感,愉悦的刺激让我再也忍不住的发出娇嗲呻吟。

  叔叔看着我叫春的骚浪表情露出满意的笑容,然而这时我突然想到他并没有戴着套子,双唇在正想开口提醒的时候已被他用嘴巴堵住,高超的舌吻技巧亲到使我感觉酥软无力。

  《喜欢吃叔叔的口水?看你吸我的舌头吸的好痴迷》(都是你太会接吻啦…亲的我好舒服…)

  边聊天边爱抚的调情过程让我渐渐对叔叔有了好感,肉棒插在阴道里动也不动持续加深着我的飢渴,这时叔叔把我的双脚抬高放在他的肩膀,在我还没心理准备下狠狠的将肉棒深插。

  阴道瞬间被整个撑开塞满的冲击使我发出哀嚎的叫声,强烈的刺激感像洪水般淹没了我的理智,胸前晃动的乳房被叔叔含着奶头又吸又咬,达到高潮的子宫剧烈痉挛像在渴求着精液。

  《好舒服的小穴~ 害羞的样子还那么诱人…》(变态…别一直废话…)
  《叔叔要射了哦!可以射进去吧?》(你想怎么射都好…)

  大量浓精灌进体内的震撼感使让我又再次达到高潮,不断收缩的阴道痉挛蠕动着把肉棒紧紧吸夹,如此美妙的幸福感使我抱着叔叔送上香唇,最终还是屈服着乞求他再干我一次。

  (叔叔好棒…大肉棒还那么硬…)

  《那你今晚可以随便我怎么干吧?》(嗯……)

  在床上配合着指导换了数种不同的姿势体位,沉浸在数次高潮中没有注意天色竟然已经变亮,隐约只记得叔叔在我阴道里内射了四次,为了满足他的佔有欲也学着吞嚥口爆在嘴里的精液。

  手机的来电铃将我吵醒时看已经过了中午,在叔叔的建议下乖乖接听妈妈的电话说待会就会回家,没想到叔叔趁我挂电话前突然将肉棒插入,强烈的刺激感使我差点爽到大叫出来。

  摀着嘴巴强忍着愉悦怕叫声被妈妈听到,叔叔对能这样欺负我感到更加的兴奋,虽然超想警告他不要趁机这样干我,偏偏身体被叔叔这样玩弄却越来越有感觉。

  《真乖~你有什么想买的都可以跟叔叔说哦~》

  (真的?我想要几套好的内衣…)

  《简单!另外我昨天就有跟你爸妈打声招呼,他们已经没生你气了》(他们昨天就知道我在你这?那我翘家根本没有意义嘛…)

  回家后果然像叔叔说的并没有被爸妈找碴,当然我也没想说过跟他报备已经到家的事,手机这时收到叔叔拍摄的几张照片,没想到他真的依照身材尺寸买了几套内衣裤和服饰。

  从那天起在半夜渐渐习惯和叔叔用电话闲聊,没想到深夜聊天的声音又引起爸妈的不满,被责骂之后又立刻转头离开了家里,在漫无目的走到最后还是晃到叔叔家的门外。

  听到铃声来开门的叔叔一看到我就立刻把我搂在怀里,有人疼爱的感觉使我没抗拒他索吻的举动,乖乖的被牵着手进门后配合着脱去衣物,此时心里的感觉是如此不想离开他的身边。

  在我用生涩技巧的口交过下被叔叔在嘴里口爆,腥臭又黏滑的精液在用舌头搅弄后慢慢的吞食,熊熊燃起的欲火使我主动的张开双脚,流出淫水的阴道飢渴等待被他用大肉棒插入。

  [ 要套子?] (不用…你如果不想戴就别戴…)

  [ 真的? ]

  这次由我亲口说不用戴套子让叔叔变得更加兴奋,身体似乎对肉棒撑开穴口插入体内的刺激相当有感觉,阴道在不断被摩擦下越来越湿润,达到高潮的酥麻感使我的反应更加淫荡。

  想到和叔叔在电话里曾互相承诺不会再继续乱伦关系,违背誓言的罪恶感使肉棒的冲撞更加倍刺激,双手抱着叔叔的头用乳房磨蹭他的胖脸,奶头被含着吸吮使我的叫声越是娇嗲。

  不断颤抖的肉棒往体内灌注了大量的精液,内射在阴道里的满足感使叔叔吻我的动作更加激情,看到射精完的肉棒仍然有着相当的硬度,便要他躺下换成我主动胯坐在身上扭臀。

  没想到之前被干所学的技巧会反过来服侍他,乳房被双手抓着猛揉的刺激感使我爽到浑然忘情,剧烈摇晃的腰臀使肉棒更激烈的抽插,浓精在叔叔急喘声的瞬间又射入我的体内。

  然而连续射精四次似乎已是叔叔的极限,白稠的精液在瘫软肉棒滑出阴道的时候从穴口流出,像恋人般激情缠绵后娇羞的靠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脸又让我产生刚被爸爸干完的错觉。

  《怎么了?》(就…没事…)

  《到天亮还有点时间,休息一下再让我好好干你?》(呵…你决定就好~ )
  意识到自己有恋父情节让我自己有点错愕,心想难怪不管被叔叔怎样干都不会觉得噁心,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才不介意他的身材肥胖,这时心里突然对叔叔感到有些愧疚。

  最后翘家三天的时间除了睡觉几乎都在做爱,故意让叔叔尽情的在体内射精来减缓自己的罪恶感,在叔叔的建议下在陪我回家跟爸妈认错,他也因为收留我三天的事被爸爸骂了一顿。

  结果叔叔和爸爸喝酒聊天拖到时间太晚,在不放心酒醉还开车的情况下便让叔叔在家过夜,虽然妈妈有交代叔叔睡在客厅要我别去打扰,而我心里猜想他应该会在半夜偷偷溜上楼。

  趴在床上看到对面房间的爸妈已经关灯睡觉,过了一段时间果然听到有轻细的脚步声,这时手机收到叔叔传来的讯息说他人已站在门外,我便轻轻的打开门让叔叔赶紧进来房内。

  《在等我?》(你想太多了!)

  《那怎么只穿内裤呢?》(我习惯在家不穿胸罩啊…)

  《真不可爱~ 嘴巴还是那么倔…不是在等我进来就会穿上衣服了吧?》(哼…随你怎么想啦~ )

  当叔叔抓着我屁股抚摸的时候像触电般一样舒服,似乎隔着两道门在爸妈对面被挑逗让我更是兴奋,阴道异常湿润有着酥麻的感觉,没想到叔叔突然用手指插入屁眼使我差点惊叫。

  (不…要…用那边…)

  《你的表情看来没不喜欢阿?》(不要玩那边…那边很髒…)

  《可是你的屁眼倒是很飢渴的在吸着手指耶!》

  叔叔奸笑着似乎发觉我被这样玩弄屁眼异常有感觉,完全不理会我撒娇的哀求仍继续抽动手指,在我快要爽到发出呻吟之前用嘴堵着我的唇舌吻,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被叔叔指奸到高潮。

  如泄洪的淫水从阴道不断流出浸湿了床单,身体像是痉挛般的倒在叔叔怀里颤抖,第一次因为爽过头而泛泪的模样被他拿着手机拍下,连张口含着肉棒吸舔的骚样也全被纪录了下来。

  (别拍了啦…)

  《再一张就好!这么骚浪的表情可要留下好好收藏》

  被他用肉棒插进阴道里抽动的刺激感早有印象,而今晚却感觉到他的肉棒比以往还要坚硬粗大,叔叔猥亵的说着在家里干我让他更有感觉,能在爸爸房间对面干着姪女宛如作梦一样。

  比之前还爽的抽插快感使我不断咬唇怕发出叫声,叔叔在床上内射了一次之后把我拉到阳台,半夜凉风的吹拂让肌肤感觉有微微的舒服,没想到叔叔竟然将我架在栏杆上又干了起来。

  (不要啦!被人看到就完了!)

  《现在都4点多了,外面这条小路不会有人经过的!》

  虽然知道这样做很不好但是我却被干到超有感觉,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被叔叔干而感到糟糕,而且被内射那么多次以来还没吃过避孕药,也不知道预定会在后天到访的MC会不会迟到。

  《射在里面吧?》(嗯…我想要叔叔的小孩…)

  淫乱对话后的气氛使我和叔叔的舌吻变得缠绵深情,精液射入体内的感觉意外有着幸福的滋味,当高潮褪去之后发觉双脚已经无力站稳,结果叔叔竟然还继续从背后将肉棒插入阴道。

  (怎么还硬的…你不是射三次了…)

  《老婆的骚样让我软不下来啊!到天亮还有点时间,可以继续吧?》(讨厌…谁准你叫我老婆了…)

  被边插着边移动回到床上后又是一阵激烈的猛干,高潮到晕眩失神的我早已忘了之后和叔叔的对话内容,中午醒来的时候只发现嘴里和穴口还全是他留下的精液残渣。

  下楼到客厅发现叔叔似乎已经离开,吃饭的时候妈妈突然问我又是和谁在半夜讲电话,情急之下只好拿在学校的男友当代罪羔羊,爸妈不悦的要我马上分手等到高中毕业再说。

  晚上突然感觉到子宫在作怪闷痛,MC的来访让我最近的不安烟消云散,发现危险期那几天似乎说好要去叔叔家过夜,刚好可以和叔叔斩断这乱伦恋情的机会让我不断的犹豫。

  然而天意似乎早就为我的烦恼做了决定,兼职直销赚菜钱的妈妈突然荣升了区域经理,在她和爸爸的对话中听到竟然是叔叔买了近百万的商品,而妈妈还特地请叔叔等会过来吃晚饭。

  虽然叔叔在吃饭时的言行都表现的很正常,爸妈完全没发现他的脚趾头正在餐桌下摩擦我的嫩穴,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使阴道越来越湿润,肉欲的冲动使我自己掰开内裤让脚趾插了进来。

  这时妈妈收碗的动作让我和叔叔都吓了一跳,脚趾瞬间抽离阴道的感觉使小穴感到空虚,没想到妈妈接着主动拿酒出来陪爸爸和叔叔一起喝,似乎在为叔叔帮她升迁的事表示谢意。

  黄汤下肚之后果然又让叔叔在家里过夜,只是在我要回房之前叔叔竟暗示着要我半夜下楼,过没多久发现喝了酒的爸妈已经进房关灯睡觉,便带着忐忑不安的紧张感开门偷溜下楼。

  才刚轻轻坐在叔叔躺睡的沙发上时突然被紧紧抱着,看到他盖着身体的薄被下竟然没穿内裤,这时叔叔示意着要我主动含着肉棒吸舔,飢渴的感觉使我放纵遵循着欲望的淫念。

  浓臭的尿骚气味瞬间灌入了鼻腔使我渐渐发浪,贪婪吞吐着肉棒让龟头在嘴里尽情撒野,叔叔带着猥亵的淫语称讚我的技术进步不少,随即在嘴里射进了大量的浓浆当作奖励。

  吞嚥精液之后的我彷彿变得更加放荡,原本打算要叫他戴套子的念头随即抛到脑后,张开双脚跨过叔叔的身体用手握着他的肉棒,在让龟头对准嫩穴之后立刻将身体缓缓下沉。

  淫乱的肉欲使我激动的扭臀让肉棒在体内抽动,肉体紧密结合的体位使龟头深插着磨顶子宫,胸前稚嫩的乳房被叔叔用双手疼爱着揉搓,没想到他早就发现了我极力掩饰的恋父情结。

  《喜欢被爸爸干吗?》(什…什么…)

  《不管被我怎么干都没拒绝,应该是把我当成老哥了吧?》(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种事不重要!只要你乖乖的~ 我可以一直陪你演下去哦~ 》(知道了…)

  已经可以坦然做自己的感觉使我更是卖力的扭动腰臀,在娇淫的呻吟声中不断的喊着爸爸,而叔叔确实表现着配合我玩内心的禁忌游戏,就在感觉他快要射精之前我早已爽到高潮。

  咬着嘴唇有话说不出口的表情让叔叔带着疑惑,他突然克制自己射精的冲动而放慢肉棒抽插的速度,已经陷入痴迷的我突然不自觉的流出眼泪,叔叔在温柔的亲吻安抚着要我说出心事。

  (……)

  《不知道怎么说?》(就…这几天都是危险期…)

  《喔!》(就喔这样喔?很没良心耶…)

  《不然呢?》(内射超可能会怀孕的…)

  《那你想要我射那?》(就是不知道才烦啊!!!)

  身体突然被叔叔用手扶着屁股往上微微抬高,肉棒在身体下沉时大力的插入撞到子宫口使我不断的颤抖,瞬间恍然明白自己只是不敢决定,心里其实很想要叔叔用精液将阴道灌满。

  《现在的想法呢?》(干我!)

  《然后?》(想要你的精液…射进来…)

  《如果怀孕了?》(你如果想要孩子…我就生下来…)

  《乖女孩~》

  粗硬肉棒插进阴道不断抽送使我激动的呻吟,愉悦的高潮让我爽到紧抱着叔叔胡言乱语,在被内射后接着换到厨房又再被干了一次,爽到差点忘了是在自己家而越叫越大声。

  虽然有预料到今天又会被叔叔干到瘫软,却没想到他趁着我爽晕的时候把肉棒插进屁眼,肛门被撑大的感觉使我哀嚎着流下泪水,身体却宛如注定当他的玩物一般渐渐蠕动着夹咬肉棒。

  从哀嚎变成愉悦的呻吟让叔叔兴奋到在我体内肛爆,热精在肛门里流动的感觉使我露出骚贱的痴态,这时叔叔以爸爸的口吻命令我跨坐在桌上,让他用手机拍下屁眼吐出精液的画面。

  看着窗外天色已经稍微渐渐变亮,叔叔赶紧摇醒昏昏欲睡的我快点收拾衣物回到房间,由於被干到太多次高潮实在已经没力,叔叔只好抓起衣物然后抱着我冲上楼一起躲在房里。

  从屋内寂静的情形看来似乎爸妈还在房间里睡觉,叔叔看着我在床上侧躺的骚样又兴奋的勃起,没想到他这次竟然将手机架好启动录影,抗议无效下就这样被叔叔录下了性爱的过程。

  因为和叔叔之间进展稳定的性关系让我已懒得抱怨,煽情欲照和影片逐渐被他收藏到越来越多,然而跟叔叔也不是每天有机会能够见面做爱,便要几个影片让我在家能边看着自慰。

  没想到一个无心之过竟让家里刮起风暴,赶着出门上课却拿错和爸爸放在一起的手机,当初为了方便叔叔检查我的交友状况,没设密码锁的错误意外暴露了我和叔叔的奸情。

  数张脸上和身上沾有精液的裸照和影片成了致命的铁证,接到连环Call的电话使我边哭着跑出学校,在爸爸的车里看到叔叔不断的道歉认错,没想到他为了我还编造我是被强迫的谎言。

  然而叔叔提出和解的提议并没被爸爸接受,气愤的强调绝对要把叔叔告上法院,在爸爸猛踩油门下发现车速变得越来越快,车子在突然间剧烈的摇晃后随即翻覆在稻田里面。

  不停拍窗和呐喊的声音使我从昏迷中苏醒,看到爸爸和叔叔浑身是血的趴在前座,当救护人员将他们俩抬出的时候都已没了意识,只见在急救的人摇着头说爸爸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由於双胞胎的长相和身材让救护人员分不清身份,这时戴着氧气罩的叔叔突然恢复意识,看到他在警务人员的协助下指着爸爸的身份证,感觉只差我的确认就能让他取代爸爸的身份。

  躺在病床看到妈妈慌慌张张的赶到医院,她在办好住院的相关手续又接着被员警请走,看着妈妈回来时拿着叔叔的死亡证明,从她完全没提到手机的事看来似乎爸爸并没有说。

  我和叔叔在休养了几个月之后依序的出院,完全近似的外型似乎让妈妈还没发现叔叔的身份,虽然她对叔叔的言行举止保持着疑惑,直到幸好医院方面解释可能是创伤症候群才释疑。

  然而叔叔在利用回家帮自己整理遗物的机会写了遗嘱,顺利把自己名下的遗产全合法的又过户给自己,而他在爸爸的葬礼结束后才跟妈妈上床,没想到天然呆的妈妈竟依然没有发觉。

  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被干的影片不断呻吟自慰,从回家开始就照着叔叔的意思就不再把门上锁,看到门被轻轻推开后叔叔立刻走了进来,眼前粗硬高挺的肉棒使我更飢渴的舔着嘴唇。

  《想我吗?》(嗯…)

  《那恨我吗?》(有点…)

  《要怎样才会原谅我?》(人家都湿成这样了还明知故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