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野村轶事】(02)【作者:小天龙】
【野村轶事】(02)【作者:小天龙】
字数:102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说话,薛凤举目光有些呆滞如同嚼蜡。
  薛占魁本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吃完饭薛占魁去了大队部,薛凤举拿着行李也出去了。

  昨晚睡觉的时候薛凤伟已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宋桂珍。

  几天前薛凤举去一个小区安装空调那是个小高层,压缩机必须放在墙外,安放的位置在另一家的窗户旁边。薛凤举系着安全带安装的时候,正好站在那家窗户的旁边。窗户没有关牢留下了一条几公分的缝隙。

  薛凤举干活的时候无意中透过缝隙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应该是浴室还正上演着一出活春宫。只见有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在站在花洒下面冲凉,一个赤裸的女人正蹲在地板上给男人口交。

  这可能是人家两口子快活,薛凤举也不想多看。可薛凤举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猛然想了起来,这个男人是妻子单位的同事。薛凤举经常去信用社接妻子下班。

  薛凤举曾经见过这个男人,好像叫潘亮还是信用社的主要领导之一。听妻子说过这个潘亮已经离婚多年快五十了,生性好色能说会道,勾搭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

  薛凤举心想这女人一定是潘亮的相好,不禁多看了几眼。虽然看不到这女人的相貌,看从后面看这女人的身材极好。一头乌黑的短发,雪白的后背上挂满了水珠,屁股的轮廓非常的圆润,看过之后薛凤举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身材很眼熟。
  就在薛凤举寻思这女人是谁的时候,女人转身站起扶着旁边的浴缸撅起了屁股。薛凤举不禁惊呼了一声,这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妻子刘毓。薛凤举顿时怒火万丈,本想立马去隔壁捉奸。可买空调一家人还在里面等着,要是此刻闹了起来势必传的满城风雨。想着妻子就在不远处撅着屁股被一头肥猪肏屄,薛凤举只能咬着把活干完。

  晚上回家之后薛凤就提出了离婚,刘毓虽然理亏可就是不同意。当晚刘毓的离家出走,电话关机了也不去上班,如人间蒸发了一样。薛凤举找不到刘毓,更加的气愤根本无心工作,就与薛凤伟回到了靠山屯。

  薛占魁的房子中有一套在村前面的地头上,薛凤举独自住了进去。一连几天也不回家吃饭,都是宋桂珍与薛凤伟送过去。几天下来薛凤举消瘦了许多,胡子拉碴的异常颓废。

  看着薛凤举的样子,宋桂珍也很难受。薛凤举性格随和很有兄长风度,对于薛凤伟他们一直非常爱护。

  「凤伟!在家看好你哥……桂珍陪我去趟县城……」

  这天一大早薛占魁就带着宋桂珍进了县城,薛占魁有辆新款捷达。到了县城薛占魁与宋桂珍先去了信用社,可没有找到刘毓。那里人说刘毓请假了,已经十多天没有上班了。

  「我去亲家那里跟刘毓父母谈谈……你去凤举家看看……」薛占魁把钥匙给了宋桂珍。

  薛凤举家离信用社很近,当初薛占魁买房子的时候就考虑到方便刘毓上班,宋桂珍也去过多次。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楼房,装修的不算豪华但很整洁实用。从桌子上的灰尘看刘毓一直没有回来,宋桂珍有些失望。宋桂珍还是个个房间看来一下,卧室里有些凌乱。

  这时外面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应该是刘毓回来了宋桂珍就要出去。

  「你干嘛非要来这里?」说话的正是刘毓。

  「咱们好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到你家看看……」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宋桂珍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看看就行了!咱们走吧……」刘毓的声音有些紧张。

  「环境还算不错!小毓啊……咱们来一次也不容易,做一次再走……」
  「老潘!在这里我没有心情……」

  「可我的兴致倒是不错……你摸摸……」这人正是潘亮。

  「你就不怕凤举突然回来……」刘毓好像在推拒什么。

  「那小子不是回靠山屯了吗?再说我潘亮会怕一个小安装工……快让我亲亲……」

  「别这样!你要真想咱们换个地方……」

  「你家就很好……」

  外面推推搡搡的声音越来越近,此时宋桂珍不想被他们发现。灵机一动躲到了壁橱里。宋桂珍刚藏好刘毓与潘亮就进来了。通过橱门的缝隙宋桂珍看到,潘亮正一手搂着刘毓的腰肢,一手伸进她的裙摆抠动。

  宋桂珍见过刘毓多次,以前她们妯娌之间相处的还算融洽。同样身为女人宋桂珍还是不得不承认,刘毓非常潘亮。精致的五官白嫩的肌肤,加上修长的身材浸透着诱人的风情。虽然宋桂珍与刘毓的身材都很高挑,与宋桂珍的纤细苗条不同刘毓看上去更加的丰满成熟。

  宋桂珍秀发披肩显得恬静婉约,而刘毓一头短发显得非常干练。宋桂珍发现刘毓的头发如今染成了淡黄色。

  「老潘!真的不能在这里……」刘毓摇动这脑袋躲避潘亮的亲吻。

  「嘴里说着不要,看你的小屄却想要了……」潘亮把抠挖刘毓下身的手指抽出,在刘毓面前晃了晃。

  「你变态……」刘毓不敢看潘亮那亮晶晶的手指。

  「你不就是喜欢我变态吗?」潘亮把手指放在大嘴里舔了一下。

  说完潘亮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很快他那一身肥肉就露了出来。一把将刘毓推倒在床上,卷起她的裙摆扯下内裤,把她的双腿往肩上一扛,扶着自己勃起的肉屌插进了刘毓的屄里。

  「小毓啊!你的小屄又嫩又紧……还热乎乎的……肏起来真舒服……」潘亮开始肏干起来。

  「快点!」刘毓把头扭到一边催促着潘亮。

  几分钟之后潘亮鬼叫一声射出了精液。

  这时潘亮的手机响了。

  「陈老板!我刚忙完……王老板也在啊……我现在的位置不远,很快就到……」潘亮肥大的啤酒肚上布满了汗水。

  「小毓!过会你直接回酒店,我去办点事……」潘亮穿上衣服走了。

  刘毓躺了一会拿出纸巾擦了擦下身,整理好裙子出去了。

  宋桂珍从壁橱里出来,一出卧室只见刘毓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

  「桂珍!」刘毓先是吓了一跳。

  「你都看到了……」刘毓非常惊慌。

  宋桂珍点点头没有说话。

  「找个地方咱们姐妹好好聊聊……」刘毓抿着嘴唇看了看房间四周。

  在小区的不远处有座茶楼,这是南方人开的非常优雅。一楼是大厅招待普通的茶客,二楼是一般的包间不少人在里面谈生意。三楼的雅间不对外开放,只有会员才能适应。

  刘毓就有这里的会员卡,与宋桂珍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单间,要了一壶茶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旁边的包间传来声响,看样子来了几个客人。

  「服务员!上完茶水之后不要进来打扰……」隔壁响起了茶具移动的声音和相互寒暄的声音。

  「潘科长!我们公司贷款的事情就麻烦你了,事成之后咱们还是按老规矩办……」

  「陈老板!咱们可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我一定竭尽全力……」

  听到这里宋桂珍看来刘毓一眼,她听出这时潘亮的声音。

  「潘科长!这几天你去哪里了,人家打电话你也不接……」这声音是个女的,娇里娇气一股狐媚味。

  「小红呀!你潘哥这段时间忙着金屋藏娇,哪有功夫搭理你呀……」说话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原来潘哥有了新欢把人家忘了……」隔壁的女人叫小红。

  「我就是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小红妹妹呀!你的口活无论那个男人都终生难忘……」

  「我也有同感……」

  「潘科长王老板你们坏死了!居然这么说……」

  「两位老弟说得没错!别看小红的长相一般,可口活绝对一流!都用了好几年了老哥我一直舍不得换……」

  「老板!你说话真难听……信不信我今晚把你的屌头咬下来……」

  「哈哈……」

  三个男人笑的肆无忌惮。

  「潘哥!你那新欢怎么不带过来让小妹瞧瞧……」小红的声音很嗲。

  「我与陈老板都见过!比你漂亮多了绝对是大美人……」王老板插了一句。
  「那口活也比我好……」听上去小红有些不服气。

  「这我可没有试过……」王老板笑了笑。

  「比你差远了!改天我让小毓带来让小红妹妹好好培训一下……」

  「潘老弟!你与刘毓进展的怎么样……」说话的是陈老板。

  「被她老公发现了……」

  「她老公没有找你麻烦吧……你放心我与老王一定帮你……」

  「这倒没有!再说一个小小的安装工能把我怎样……肏他老婆是给他面子要是敢找我呲牙,我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你们男人就喜欢玩别人的老婆……」

  「别人的老婆肏起来才够味……」

  隔壁的三个男人发出了刺耳的淫笑。

  宋桂珍看了看刘毓,发现她的脸色铁青紧紧攥着拳头。

  「潘哥!那个叫刘毓的小媳妇你是怎么得手的……」又是那个叫小红的女人。
  「几个月钱因为工作的关系一起吃饭,我在她的饮料里下了迷药……」
  「你们男人翻来覆去就这么一招……」

  「管用就行……」

  「那刘毓就这么让你上手了……」

  「她醒来之后也折腾了一阵,还要去告我……」

  「潘哥是怎么摆平的……」

  「女人只要是肏完了就好哄了!我先是主动承认错误,又诉说了对她的倾慕之情,最后使出了杀手锏……」

  「你是不是拍了她的艳照……」

  「拍是拍了!可还不到用的时候……刘毓那女人平常很泼辣,要是弄不好会适得其反……我有更厉害的一招……」

  「是什么?」

  「刘毓只是我们信用社的临时工,她一直想转正!我说为了表达歉意,一定会全力以赴把她转正……」

  「你们信用社的编制归省里直接管辖!你有这个能力吗……」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不过我一直表现的很积极,让刘毓感觉我很努力而且这事还有希望……加上我平时的甜言蜜语小恩小惠,时间一长就彻底拿下了……」

  「潘哥!你没想到会东窗事发吧……」

  「我与刘毓一直很隐秘,我与不知道他老公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这事也算因祸得福……」

  「这么回事?」

  「刘毓还不想跟他老公离婚,就一直躲着他老公……我就趁机把她接到了酒店……这几天我们一直住在一起……」

  「那潘老弟这几天一定没闲着……」

  「那是当然!你们不知道刘毓那小娘们真是极品尤物,长相漂亮身材又好细皮嫩肉,那奶子又大又圆还弹性十足,那小屄又紧又嫩……我整天在她的茶水里偷放催情药,使她的小屄二十四小时淫水不断。无论什么时候把肉屌往里一插,永远都又湿又热……」

  「一天到晚的折腾你受的了吗?」

  「小红妹妹!我也是乐中有苦呀……这几天我每天吃两三顿壮阳药,屌是舒服了可胃撑不住了……」

  「潘老弟要是撑不住了,我和王老板可以帮忙……」

  三个男人又是一阵淫笑。

  「那刘毓也被你调教的差不多了吧……」

  「有些缓慢!尤其是对口交还很排斥,有时拗不过含两口也只是应付公事……比小红妹妹差远了……」

  「潘哥别急嘛!女人都这样一开始抹不开面,哪天你带来跟我认识一下,我手把手的教……」

  「我给你们当道具……」王老板调侃着。

  「不过还是有些进展的……」

  「说来听听嘛……」

  「主要有两点!刚才陈老板跟我打电话的是肏正在肏刘毓的小屄,你们知道是在哪里吗……」

  「在哪里?」

  「在刘毓的家里!以前刘毓从来不让我在她家肏屄,在她家的床上看着她与老公的婚纱照,再肏着她的小屄真他妈的爽……」

  「那第二点呢?」

  「昨天她把头发染成黄毛了!这也是我多次要求的结果……」

  「染个头发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早就染成黄毛了……」

  「小红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让刘毓染头发也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刘毓的头发乌黑油亮,可她的屄毛却天生是黄色的……如今刘毓的上面下面的都是黄毛了……」

  「呵呵!黄毛小屄还真少见……潘老弟你那天一定要我和陈老板见识一下……」

  「我打算再接再厉让刘毓离婚……」

  「潘老弟还真打算把刘毓娶到手……」

  「哪能啊!我潘亮是能老老实实结婚的人吗?刘毓在我眼里就是个玩物罢了……」

  「潘哥!你要是只想玩玩刘毓,干么非要她离婚呢……」

  「像这样的玩物实在太难得了!我打算让刘毓先离婚,再把她离婚的原因找人在单位里散播出去。人言可畏刘毓就在信用社待不下去了,到时她无依无靠只能老老实实跟着我。刘毓今年才二十三岁要是小心的用,她那黄毛小屄至少能玩二三十年……」

  「再过二三十年你还能玩得动吗?」

  「小红!这点你就别操心了……潘老弟玩不动了,可以找人帮忙啊……」
  「你还别说!刘毓这小娘们属于闷骚型,时间长了我还真不一定能挺住…
  …「

  「我和王老板随时可以帮忙……」

  「刘毓离婚之后我再加大调教的力度!等一切顺溜之后大家有福同享……」
  「潘老弟就是个爽快人!为了能日后有福同享咱们去喝酒去……」

  「走!去海鲜城……」

  几个人渣离开了隔壁房间。

  这是刘毓已经浑身发抖,眼泪不住的流,宋桂珍没有说话把纸巾递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刘毓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我刚才给公公发了短信,他在楼下等我们……」宋桂珍说到。

  「这……」刘毓惊慌起来。

  「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只是告诉公公我们在这里聊天……咱们走吧……」

  宋桂珍跟刘毓离开的茶楼,路边停放着薛占魁的黑色捷达。宋桂珍拉着刘毓坐到了车子的后排座椅上。

  「小毓!我刚才去你娘家了……」薛占魁的表情很严肃。

  「爸……」刘毓惊慌起来。

  「我只是说你与凤举发生了一些小矛盾,过来看看……」薛占魁点着一根烟,他平时很少抽烟。

  「对不起!爸爸……」刘毓低着头。

  「我要带你回一趟靠山屯!你与凤举的事情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这个当爹的不好也不会说什么……」

  「我听爸的……」刘毓知道公公是一个非常威严的人。

  薛占魁扔掉烟头发动了汽车。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刘毓一直紧紧抓着宋桂珍的手。

  「桂珍!你先回去我跟小毓谈几句……」到了靠山屯薛占魁把车听到了村头上。

  于是宋桂珍下了车向村里走去。

  「你与凤举毕竟夫妻一场好好谈谈,不管是合是散都得有个结果!我保证哪怕出现最坏的结局,凤举也不会伤害你……凤举就在前面的小屋里……」薛占魁指了指南边地头的几间小房子。

  「爸!知道了……要是万一我和凤举……」

  「如果你真的和凤举过不下去了,我会送你回家!如果亲家问起离婚的原因,我只会说感情不和……」

  「爸我去了……」刘毓看了看公公下车了。

  宋桂珍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了一趟娘家。母亲宋春燕没有在家大门紧锁着,宋桂珍算了一下日子今天是周五。宋桂珍猜测母亲可能是去收购站了,明天又到了收购草药的时间,今天可能是起打扫一下卫生做做准备。

  所幸宋桂珍有娘家的钥匙开门进去,屋子里有些凌乱。嫂子周艳雯已经去了县里的乡医培训班,必须脱产学习四个月再到个个卫生院实习两个月。看来母亲一人在家也懒得整理房间。

  宋桂珍就开始整理房间,发现母亲的大褂有个扣子开线了。于是就从炕头的衣柜里找出了针线包,把扣子从新钉牢。在把针线包放回的时候,宋桂珍看到柜子最里面有个小盒子。宋桂珍随手拿起看了一下,顿时俏脸有些发烫这是一盒安全套,里面还有四五个。

  宋桂珍连忙把盒子放回原处,这一定是哥哥与嫂子的。

  宋春燕一直没有回来,宋桂珍也不想再等了,就锁上门回家了。

  三四天光景转眼就过去了,这天一大早宋桂珍挎着竹篮回到家里。刘毓那天回来之后就没有走,一直与薛凤举住在那间小院子。也不知道他们谈的如何,也不回家吃饭都是宋桂珍给送过去。

  「爸!凤伟!我回来了……」宋桂珍满脸的笑容。

  「怎么笑的这么灿烂……」薛凤伟正在给电动车打气。

  「有好事了……」宋桂珍放下篮子。

  「快说说……」薛占魁从屋里出来。

  「前两天我去送饭发现大哥与嫂子都是分开住的,凤举哥住外间刘毓嫂子住里间!今天我发现昨晚他们住到一起去了,嫂子见了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宋桂珍说了去了。

  「这算什么好事!我还有以为他们要离呢……」薛凤伟不以为然。

  「凤举与小毓呢……」薛占魁问了一句。

  「他们去镇上了!可能下午回来……」宋桂珍非常高兴。

  「凤伟!你也去镇上一趟买点菜来,晚上咱们全家一起吃饭……」薛占魁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挺远的!跟大哥打电话让他捎过来就行了……」薛凤伟不想去。

  「少废话……」薛占魁哼了一声。

  薛凤伟只好骑着电动车出门了。

  下午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是宋桂珍与刘毓下厨,虽然都是一些家常菜看色香味俱全。刘毓一从镇上回来宋桂珍就注意到,她又把头发染成了黑色。

  「吃饭前!我先说两句……人生就像走路一样,谁也不能保证永远不走弯路!
  如今小毓跟凤举和好如初,以前的事情谁也不要再提……行了!好好吃饭……「

  薛占魁平时很少喝酒,今天主动提出喝几杯,一顿饭过后全家的气氛重新融合起来。

    ***************************

  外面传来了公公打水的声音,可丈夫还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耸动。宋桂珍咬着牙不发出声音,希望丈夫快点结束。终于在几分钟后射出了精液,宋桂珍连忙把屄上的粘液擦拭干净,又用卫生纸把用过的安全套包好。

  薛凤举与刘毓和好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可家电超市的老板一直请求他们兄弟回去上班。当初薛凤举回来的时候,已经跟老板辞职了,说家里出来事情不知什么时候能处理完。

  可如今正是安装空调的旺季,家电超市的老板实在找不到人手,几乎天天打电话希望薛凤举与薛凤伟回去帮忙。老板还保证一个月增加五百块钱的工资。
  一直到秋收之前地里也没有什么活,再说薛凤举与薛凤伟打心眼里不喜欢干农活,于是兄弟俩一商量决定会家电超市继续上班。

  今天就是他们兄弟回城的日子,要不然宋桂珍也不会答应丈夫早晨做爱的要求。

  在商量的时候刘毓就主动提出留在靠山屯不回去了,看得出薛凤举对妻子的决定很高兴。刘毓已经辞掉了在信用社的工作,打算在靠山屯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

  吃完早饭薛凤举薛凤伟兄弟俩收拾好行李开车去县城了,为了让他们回家方便薛占魁把那辆新捷达给了他们。

  薛家兄弟走后家里又安静了下来,宋桂珍与刘毓妯娌俩相处的越来越和睦了。
  一天家里没有什么事情,薛占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宋桂珍与刘毓坐在沙发的另一侧。

  「嫂子!在村里还习惯吗?」宋桂珍嗑着瓜子。

  「挺好的!这里很安静……再说我娘家虽然在县城可还是郊区,跟村里也没有什么区别……」刘毓看了一下手机短信脸色立马暗淡了起来。

  「嫂子!怎么了……」宋桂珍看出了异常。

  「爸……」刘毓看了看薛占魁。

  「有什么事?」薛占魁转过身来。

  「那人又骚扰我了……」刘毓的声音很小。

  「潘亮!我看看……」薛占魁伸出了手。

  「我一回来就换号了!不知他如何知道了我的新号码……」

  刘毓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公公,尽管潘亮所发的短信很露骨还提到了刘毓的裸照。

  「删了吧!每天咱们进城一趟……」薛占魁看完嘴角抽动了一下。

  「爸爸……」刘毓又紧张又害怕,她担心公公去找潘亮理论,据她所知潘亮在县城有些势力。

  「车子被凤举凤伟开走了,没有车很不方便!明天去县城买辆新的,顺便给你们几件衣服……」薛占魁说着就联系了镇上的出租车,定好时间之后继续看着电视。

  第二天一大早薛占魁带着宋桂珍刘毓坐在出租车感到了县城,先去了汽车四S店。薛占魁很干脆谈好价格直接提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

  汽车店里还提供上路手续办理服务,一上午的功夫就都搞定了。去车检所拿到车牌,找了一家饭店吃完才刚到中午。

  「你们去商场买衣服我去贴车膜,一般贴车膜要三四个小时。你们好好逛逛玩玩,到时我会联系你们……」薛占魁把宋桂珍与刘毓放在了县城最大的商场门口,并给了她们三千块钱。

  宋桂珍与刘毓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看看时间才过去一个多小时,离公公说定的时间还很远。宋桂珍看出刘毓有心事,就提议去看场电影。

  电影院在商场的四楼刚开业不久,宋桂珍与刘毓确实很长时间没有看电影了。
  这是一部喜剧电影虽然情节有些荒诞,可确实很好笑。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刘毓的心情好了许多。

  又在商场转了一会,就接到了薛占魁打来的电话。

  「爸!你今天除了买车还有什么事情吗?」刘毓看着开车的薛占魁。

  「原本还打算给凤伟在买套房子,不过被别的事情耽误了……过段时间再来看看……」

  「爸!你怎么想起了给我们买房子,我不想在县城住……」宋桂珍有些惊讶可心里却非常高兴。

  「先放着!反正不坏不烂的……过几年你们就得要孩子了,等孩子大了还是在县城上学比较稳妥……」

  「我和凤伟才不急着要孩子呢……」

  「爸!我想把如今住的房子卖掉……」刘毓一直注视着薛占魁。

  「好吧!卖掉之后再买新的,这次要套大平方的……钱不够我出……」
  「谢谢爸爸……」刘毓说完又看了看宋桂珍。

  宋桂珍知道刘毓要卖掉房子的原因。

  「你们谁会开车?」

  「我会……」刘毓已经拿到本子一年多了。

  「试试新车怎么样?」薛占魁把车停在了路边。

  刘毓去了驾驶座薛占魁在副驾上指导。

  这段路上车辆很少,刘毓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别看这商务车的块头不小,可操控性能很好。薛占魁掏了一下口袋,把一团卫生纸随手往车窗外扔,可被放到一半的车窗玻璃挡了一下,掉到了座椅与车门之间的缝隙里。薛占魁正盯着路面没有看到。

  回到了靠山屯已经快黑天了,跑了一天都有些累了吃完饭之后就各自回屋休息。

  「嫂子!跟你看样东西……」宋桂珍拿出了一团卫生纸。

  「一团废纸有什么好看的……」刘毓有些奇怪。

  「咱爸在路上想把这团纸往外扔可被车玻璃挡住了,爸爸当时没有注意!到家的时候我最后下车,就捡了起来准备扔掉。我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硬的……」宋桂珍有些紧张。

  「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刘毓拿过纸团打开。

  「这……」

  只见在纸团里包裹着三个指甲盖和两颗牙齿,指甲盖与牙齿上面还沾满了血丝,一看就是从人身上生生撬下来的。

  「嫂子!你说爸爸今天干什么了?」宋桂珍看着刘毓。

  「咱爸是去找潘亮算账去了……」刘毓又把卫生纸捏成了一团。

  「你怎么知道?」

  「那两颗牙齿是潘亮的门牙!潘亮的两颗上门牙比一般人大一些,所以外号叫潘大牙!」

  「没想到爸爸下手这么狠……」

  「对于那个人渣没有仁慈的必要……」刘毓说完向外走去。

  「嫂子你干什么去?」

  「这东西只能扔在粪坑里……」

  刘毓把装有潘亮指甲盖牙齿的纸团,扔进了厕所的粪坑里,回屋的时候看到东平房的半敞着。

  「小毓!你过来一下……」东平房里传来了薛占魁的声音。

  「爸……」刘毓低着头进去了。

  「今天贴车膜的时候闲着没事,我去找潘亮了……」薛占魁坐在炕沿上。
  「我知道了!桂珍在车上捡到一团卫生纸,里面有潘亮的指甲与牙齿……」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我本想和他好好谈谈……结果他的态度令我很不满意,而且他没有答应我的提出的条件!出于无奈我只好使用了一些比较激烈的手段……」

  「潘亮会不会报警?」刘毓最担心这个。

  「不会!他的眼里充满的恐惧与绝望,没有一丝对抗与挣扎的勇气!看上去人五人六的,其实就是一个怂包……何况他还有把柄在我手里……」

  「什么把柄?」

  「指甲盖牙齿加上脚趾盖,他身上还有不少……」

  「谢谢爸爸给我出来一口恶气……」

  「潘亮说得裸照我都找到了!他在电脑和手机里还有保存的备份,我直接把他的电脑手机全烧掉了……这是照片……」薛占魁把一个白色信封递给刘毓。
  刘毓打开信封里面有一扎照片正是自己的裸照。

  「爸!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还原谅我……」刘毓的眼泪不自主的留了下来。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说过人都有犯错误走弯路的时候,重要的是要及时改正……」

  「都怪我!被潘亮那流氓迷奸之后没有报警也没有告诉凤举……当潘亮说能给我转正的时候,心里就动摇了……我只是不服觉得憋屈,我在信用社干临时工整天累死累活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钱,那些正式工什么都不干一个月就七八千上万……我也不知道会这么鬼迷心窍……」刘毓哭的更厉害了。

  「人都有一迷!按我们老话说这叫鬼领路……只要觉醒了及时改正就行了……」

  「谢谢爸爸……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凤举也对不起你老人家……」刘毓哽咽着。
  「这些都过去!你依然是我的好儿媳……」薛占魁起身拿出一块手帕为刘毓擦眼泪。

  「多谢爸爸原谅我,还帮我要回这些照片……」刘毓从薛占魁手里接过手帕。
  「咱们是一家人不用说这个谢字!记住以前的事谁也不要提了……」

  「知道了……」刘毓停止了哭泣。

  「小毓!你要是在村里过得不习惯,可以回县城……」

  「不!我不回县城……我觉得还是在靠山屯活的舒服!」

  「这样你与凤举就两地分居了……」

  「凤举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小别胜新婚距离产生美……」刘毓笑了出来。
  「呵呵!小毓还是笑起来好看……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性格爽朗,桂珍的从小就有些腼腆。你们妯娌俩在一起正好互补……」

  「既然爸爸喜欢看我笑,那我就天天笑给你看……」刘毓有擦了一下眼泪。
  「天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刘毓出去的时候东平房的灯关上了。

  刘毓没有直接回屋而是去了厨房,里面不但要煤气灶还有烧柴火的土灶。把照片扔进灶膛烧成了灰烬,刘毓才回到卧室。

  身旁的宋桂珍已经睡着了,可刘毓怎么也睡不着。公公刚才给的手帕还攥在刘毓的手里,想到公公的开明与大度让刘毓感到非常温暖。突然刘毓想到一个问题,公公向潘亮索要这些照片,那公公当时一定看过这些照片。

  刚才在把照片烧掉之前,刘毓还逐张看来一下。那些照片都潘亮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偷拍的,除了几张自己全身的裸照还有一些私密部位的特写。其中有一张拍的是自己屄的全景特写,应该是潘亮在迷奸自己之后拍的。照片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淫靡,自己淡黄色的屄毛与微微张开的屄缝口还挂在令人恶心的乳白色精液。

  想到这里刘毓连忙把头捂进毛毯里,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烫。

  一大早宋桂珍与刘毓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还有拖拉机的声音,出来一看十几人正在院子里忙活。薛占魁正指挥有些人卸空心砖水泥钢筋。

  「爸!你这是干什么?」刘毓宋桂珍走了过去。

  「家里的洗澡间太简陋了盖间新的,顺便把厕所该成坐便式……」薛占魁指点靠南墙的位置。

  宋桂珍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