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暴力辱妻】(03)作者:温柔第三者
【暴力辱妻】(03)作者:温柔第三者
字数:10552


              (三)人伦淫虐

  天色阴暗的下午,在一间民宅的客厅里,我和邵强手里各拿着一迭照片,一张一张地往牆壁上贴。

  「最后一张,搞定了。」

  邵强说着,看看我贴的这一边。

  「哎,怎么你的照片都贴得这么低啊?」

  「操,还不是因为马燕那照片害我睡了三天的沙发,现在脖子还疼着呢,抬不起来。贴得比你低又怎么样了?」

  「破坏整体美感嘛。哎,早说了别让你贪小便宜,非要拿走人家的手机,傻逼了不是?」

  邵强说。

  「我发毒誓说那丝袜照片不是我拍的,要是撒谎就咒我自己阳痿,还主动给老婆换了一台新洗衣机,她才消气。妈的,都是马燕害的,非得找机会再操她一次不可。」

  「哎,我这两天心情也不好。还记得上次我给说过,大学和我分手的初恋不?就因为和你聊了一点,结果勾起了回忆,我通过老同学找她下落,你猜怎么着?」
  「卖逼去了?」

  「要是卖逼就好了!她毕业嫁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那老头名下八十多套房产,结果去年心肌梗塞死掉了,然后呀……」

  这时候,我们听到大门外传来转动钥匙的声音。

  我给邵强使了个眼色,他闭嘴了,走到客厅门背面藏着,而我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从脚步声听来,是两个人。

  他们走过玄关和过道,进入我们所在的房间。

  「太黑了,怎么窗帘都拉上了?」

  一个男人说着,右手摸到牆上,打开电灯。

  灯一亮,他们就看见了我,而我也看清了他们。

  男人身材瘦高,身边是他娇小,戴着眼镜的妻子。

  「呀!!!」

  妻子吓得惊叫起来,右手的购物袋也掉在地上。

  「好久不见。」

  我说。

  「老公,你、你认识他?」

  妻子的声音在颤抖着。

  「我不认识……老婆你先出去!」

  丈夫把妻子往客厅外推了一把。

  这时候,一直藏在门后的邵强站出来,砰的一声把门使劲关上。

  这次这对男女都惊叫起来,妻子更是吓得膝盖一弯,丈夫不得不抓住她的手臂,她才没有倒下去。

  「不认识……?撒谎可不好喔。」

  邵强说。

  「你们……你们想干嘛?」

  丈夫紧张得声音都变哑了。

  「你竟然说不认识我们,那么连跪在我们老闆面前,说一定会还钱的事儿也忘了?」

  我说。

  「老公你……你欠钱了?是打牌吗……?」

  妻子噙着泪水对丈夫说,丈夫不语。

  「美女,你老公记性不好。」

  邵强说。

  「不过……他应该认得出牆上这些照片吧?」

  「照片……?」

  丈夫抬起头来,看到了我们特意为他佈置的,整整齐齐贴满几十张照片的牆壁。

  「这拍的都是……什么啊?」

  近视的妻子把眼睛眯起来,想弄明白那些看似很模煳的照片。

  「别看!别看!」

  丈夫总算明白过来,要去遮住妻子的眼睛。

  但邵强抓住他的手,把他压制住,而我则上前,右手抓住妻子的领子,把她往前推,让她能从最近处观赏那些照片。

  「不要让她看,求求你们了……」

  丈夫几乎要哭出来。

  「这些都是你电脑硬盘里面的收藏,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这么有情趣,也不让自己亲爱的老婆分享,是不是太小气了啊?」

  我说。

  而他的妻子,已经被那些照片完全吸引。

  她的表情,从好奇,变成惊恐,再变成难以置信。

  这些电脑文件打印的照片,充满着裸体,和裸体的交缠。

  口交,乳交,肛交,阴道特写,流出白浆的龟头,鞭打出一条条红印子的屁股,油压按摩,喝女人尿的男人,吃精的女人……男人,都是同一人。

  被迫观赏照片的娇小女人,身体失去力气,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她没有对老公转过头,只是流着泪水,说着:「老公……这些……是你吗?」
  「我对不起你,老婆……」

  「这都是……你和……谁?」

  抽噎着的妻子,突然爆发出激烈的质问。

  「快告诉我!是谁啊!!」

  这些照片都没有强调面部,就算有也很模煳,或者用面具遮挡住了。

  妻子能通过身体认出老公,不奇怪。

  而没有认出另一个人,也不奇怪。

  「老婆,老婆你别看,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

  「还这么不老实?」

  邵强说。

  「哎,我看不下去了。美女,嫁给他,算你倒楣。我来揭晓答桉吧。」
  我走到房间北侧的大衣柜面前,打开衣柜。

  一个穿着蕾丝情趣内衣,嘴里塞着口球,手脚都绑住的女人,倒在地毯上。
  我蹲下来,抓住那女人的头髮,让她抬起头来。

  她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这一对年轻夫妻,开始勐烈地尝试挣扎。

  我不得不用膝盖压住她的背嵴。

  「认出来了吧?」

  我说。

  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年轻的妻子的表情。

  她彷佛看见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妈……妈?」

  她几乎无法正确发出这个音节。

  「没错,」

  我说,「你老公操了丈母娘。」

  「最早的照片,已经是前年冬天的事了,」

  邵强说,「都操了快两年了呢。」

  她的母亲,也就是小青年的丈母娘,睁大了眼睛,不停挣扎着。

  虽然年纪大概有四十六、七了,但她依然风韵犹存,略带一些风尘感的熟透的肉体,浓密的长髮,搭配透明黑色情趣内衣,隐约可见硕大乳房如小碗一般圆满的棕色乳晕,和浓密捲曲,彷若一小团黑色棉花的阴毛。

  加上口球和绑紧的手脚,她就像一个早就被无数鸡巴驾驭,浑身散发欠操气息的肉便器。

  「这套睡衣真是性感。」

  我指了指牆上某张照片。

  「啊,就是这张照片里面的。」

  「我是人渣……老婆,我对不起你……我……」

  丈夫泣不成声,邵强一鬆手,他倒在地上,然后跪着爬到妻子面前,要抱住她的大腿。

  「别过来!!」

  妻子像要躲开怪物一样躲开丈夫,身子要往后倒下去,我一把把他揽在怀里,而处于巨大震惊状态的她几乎都没有抗拒我。

  而邵强则抓住丈夫的腿,往后一拉,然后踩住他的背,不让他动弹。

  「你老公欠了我们的钱,一百五十万。」

  我对着这妻子的耳朵说。

  「说多呢,也不算太多。不过呢,说起这钱是拿来干嘛的,那就不太好听了。」
  「现在这年月,买房,一百五十万真的不算多。不过买来给自己的丈母娘,这孝心,感天动地啊。」

  邵强说。

  「我……我不懂……我不明白啊……」

  妻子每说出一个字,彷佛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有什么不懂的?蠢女人!」

  我使劲揪住她的头髮。

  「你老妈和你老公上床了,你老公肯定有恋母癖,喜欢得不得了,私下找我们借钱,给你妈买了房讨好她,做两人专用的炮房!」

  我们揭露真相的时候,这件事真正的女主角,躺在地上的中年妇人,一直把脸埋在地上,羞耻得根本不敢面对这一切。

  「为什么……你们……」

  妻子说。

  「我一时鬼迷心窍……你打我吧,打死我吧……」

  丈夫说。

  「你这话谁他妈信啊?还让老婆打死你,假模假样的。」

  邵强说。

  「美女,你老公和老妈是有错。不过呢,男人被抢了,女人也该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对男人不够好。你看照片这上面,各种玩法,多有情趣啊,难道在这方面,你还赶不上你亲妈,所以老公才……」

  我说。

  「我和你拼了!!」

  丈夫突然使出蛮劲儿来,从邵强脚下挣脱,要冲过来抓住我。

  我把他妻子往旁边一推,空出手来,一拳打在丈夫脸上。

  他身子一歪,我又朝他肚子打了一拳,然后又照着鼻子一拳,把脆弱的他击倒在地。

  他左手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哀嚎着。

  而在我揍他的过程中,他的妻子,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她的眼中,没有任何光芒,看来是心已死了。

  「美女,」

  我对她说,「欠我们钱的,是你老公,和教唆她借钱买房的老妈,你没犯什么错。我们做事是讲规矩的,不会动你,不过呢,也不能让你妨碍我们做事。要么你自觉一点儿,到隔壁房去呆着,别出声,要么……」

  我话还没说完,妻子「唉」

  地出了一口气,颓然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丝毫不动弹。

  「老婆!!」

  丈夫又喊起来。

  「你还关心你老婆啊?还是说,你是指另外一个老婆?」

  邵强取笑他。

  我俯下身,把手指放在她的脸庞上,观察了一下。

  「看来是气得昏过去了。」

  我说。

  「这也好。她看不见,不伤心,而且也不妨碍咱们做事。」

  「行吧,咱们来料理这两个贱货。」

  邵强说完,找来一张椅子,放倒了,然后把那乱伦汉子以骑乘椅子的姿势绑在上面,这样他就跪着了,而且完全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爬起来。

  「兄弟,你也够厉害的,咱们做这一行这么久,什么变态没见过,倒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操丈母娘。」

  我说。

  「是她勾引我的,不是我……老婆啊……」

  丈夫哭号着,但彷佛是向他已经气昏的老婆,而不是向着我们辩解。

  「呜呜!」

  丈母娘摇着头,看似在反驳女婿。

  「吵吵吵,有什么好吵的。」

  邵强走到丈母娘身边,把她拉起来,从后面抱住她,狠狠抓捏她肥大的奶子。
  「这么一对奶子在我面前,我也忍不住。」

  「贱货。」

  我取掉丈母娘的口球,她乾呕了好几声。

  「装什么装,口球这玩意这个老逼还吃得少了?」

  「放了我……行行好……房子是他一定要买的,我也没想到……他去借,借高利贷……」

  她呜咽着,身体不停发抖。

  「你撒谎!!」

  丈夫又发疯了。

  「是你自己说,儿子要孝敬妈的!还说你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就是我,好想有一个只属于我们两的家!我鬼迷心窍了,害苦了我的老婆啊,老婆,我想死……
  你们杀了我吧……「

  「我操,也太变态了。你们两操逼的时候,你叫他儿子?那他就叫你……妈?」
  我对正在被邵强玩弄奶子的丈母娘说。

  「救命,救命啊……造孽啊我……」

  丈母娘模煳地咕哝着。

  「答话!」

  我狠狠扇了丈母娘一个耳光。

  「我问你,操逼的时候,你都叫他什么!」

  「儿、儿子……老公……」

  「那你呢?」

  我又问丈夫。

  「妈……亲妈……还有,还有,骚逼,贱货……」

  「哎哟我的妈呀。」

  邵强露出特别夸张的惊讶神情,看了看我。

  「这两个贱货玩得也太high了吧。操,操,操。」

  邵强有了反应,急急忙忙把裤子脱下来,露出肉棒,然后把丈母娘按在地上跪着。

  「你怎么吃你儿子的鸡巴,就怎么吃我的鸡巴。」

  他说。

  「钱不是我借的,放了我吧,观音菩萨啊……」

  「还你妈观音菩萨,你被亲女婿操逼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求神拜佛?快吃!」
  邵强抓住丈母娘的头髮,往他鸡巴上按。

  但这个风骚熟女一直在抵抗,紧紧闭上嘴唇,不停摆头。

  「人家也算是长辈了,尊重一下。」

  我上前,把邵强稍微往后推一些。

  「你吃错药了……?」

  邵强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是说,咱俩这辈子还没看过女婿操丈母娘的好戏,要不要先让她的亲儿子好老公,帮咱们做一点准备运动?」

  「……说得也有道理啊。」

  邵强又使劲一推,丈母娘背朝下躺在地上。

  他使劲踢她的脚踝,强迫她把双腿分开。

  她穿着黑色T裤,那条细缝被两瓣肥大肿胀的熟透阴唇包裹着,阴唇边缘也分佈着浓密的阴毛。

  我虽然是站着,但几乎也立刻闻到那裡发散出来的骚味。

  然后,邵强走到以跪姿被绑在凳子上的丈夫后面,用脚踹那凳子,丈夫就被迫双膝着地,在地上往前滑行。

  「舔你丈母娘的骚逼。」

  邵强命令到。

  「不要啊,我没脸见人了,我不活了……你们是造孽啊,伤天害理啊……」
  丈母娘哭得一塌煳涂。

  「给自己女婿做母狗的骚逼,竟然说我们是伤天害理?也太好笑了。」
  我说。

  「舔!」

  邵强又狠狠踹了一下那凳子。

  丈夫的身体被迫往前冲,他的脑袋顶在了丈母娘的胯下。

  丈母娘「啊呀」

  一下扭动身子,但是却无力摆脱。

  「求你们再宽限一个月,就一个月……」

  丈夫挣扎着说。

  「我要是再不还,你们就砍死我,反正我也没脸见人了……」

  「妈的,还在讨价还价。臭傻逼,咱们愿意宽限多久,都得看你现在能不能讨我们开心!快舔!」

  邵强蹬了丈夫的后脑一脚。

  于是,这个乱伦的男人,伸出舌头,一下子贴在他丈母娘肥厚的阴唇上,开始吸吮舔弄,似乎是为了取悦我们,发出非常淫荡的啧啧的声音。

  「咿呀……老公我对不起你,你不要看……我罪该万死,我就是个臭不要脸的,我该死……」

  丈母娘哭号着。

  在房间一侧的柜子上,放着她老公的遗像。

  要是他的魂灵真能看见这一幕,女婿舔着自己老婆的骚逼,怕是真的要化成厉鬼不可。

  「卖力点!」

  邵强说。

  「你们平常操逼的时候怎么舔,现在就怎么舔!」

  丈夫竟然似乎逐渐舔得入戏了,主动用牙齿把夹在骚穴口中央的T裤细线咬出来,然后脑袋继续往前挺,鼻子都埋在了丈母娘竖起的阴蒂上面。

  丈母娘没力气哭号,看似也有了感觉,身体扭动起来,不是因为痛苦,而是那种展示自己肉欲的扭动。

  那对有些下垂的硕大奶子,和她那具不如年轻人苗条紧致,有赘肉挤出一些纹路的躯体,反而更显出彻底的,沉沦到人欲边缘的魅惑和淫荡。

  「这才像话嘛。」

  邵强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旁边,脱掉鞋子,用一隻光脚在丈母娘的身体上游弋。

  他的脚踩到那骚货的奶子上,用脚趾头隔着蕾丝捏住乳头,玩弄起来。
  骚货竟也不抵抗了,不停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而她女婿也舔得更加卖力,舌头没到骚穴深处看不见了,嘴唇贴住阴唇使劲吸吮。

  过了一会儿,邵强站到丈母娘脸面的上方,跪下来,让屁股正好沉在她鼻子上方。

  他前后挪动,用卵蛋和大肉棒像刷子一样前后扫过丈母娘的脸。

  丈母娘竟然没有躲避,而是发出「唔唔」

  的声音,脖子随着邵强的屁股晃动着,嘴巴张开,彷佛急着寻求奖赏一般,要叼住邵强的卵蛋和鸡巴。

  而她的大腿,竟也紧紧夹住了女婿的头,让他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嘴巴埋在骚逼那裡不停地舔弄,发出沉闷的水声。

  眼前是一副怪异的淫荡画卷:一个彻底成为肉欲化身的中年女人,穿着性感睡衣,大腿紧紧夹住一个瘦弱的年轻男人,接受他的舔阴,而她自己的头部却昂起来,贪婪地寻求着另外一个强壮男人的下体。

  他们三个人像一台始终无法完美磨合,但是却不断摩擦,互相对抗着的肉欲机器,製造出大量的汗液,淫液和肉欲的骚臭味。

  「贱货,有没有被两个男人玩过?」

  邵强说。

  「呜呜……没有……」

  丈母娘一边试图舔邵强的卵蛋,一边说。

  「操,我不信……」

  邵强转头看着我。

  「喂,你不来参一脚?」

  我想了想,看看他们,又看看身边晕倒的年轻妻子。

  「我玩点别的。」

  我说着,把年轻妻子抱起来,扛到肩上,要走出这客厅。

  「我操,你玩她?她没欠钱啊,刚才你还说按着行规,不会动她的。」
  邵强说。

  「跟你说了,老婆几天没理我,我忍不住想单独操一下女人了。再说,我一不打她,二不折磨她,不过是用鸡巴伺候她一下而已,这也不叫破坏行规啊。说到底她是一个女人,女人是拿来干嘛的?」

  「行行行,别做过头就行。我继续料理这俩……」

  丈母娘和丈夫意识到我把他们的女儿、老婆扛走,从淫欲中暂时解脱出来。
  「不行!放过她!我老婆没做错事!」

  丈夫喊叫抗议着,嘴边还挂着大量淫液。

  「大爷!我女儿是清白的,你操我吧,怎么操我都可以,求你放过她吧大爷……」

  丈母娘又哭号起来。

  正好走过丈夫身边的我,一脚踢出去,正中他的鼻樑,他的鼻子马上喷出了鲜血。

  然后我踩住他的脑袋,强行把他那张沾染上鼻血的嘴,又紧贴在丈母娘的骚逼上。

  丈母娘尖叫哭号起来。

  「少他妈啰嗦,这女人我操定了。你们好好伺候我哥们就行。」

  我扛着依然昏迷的女子走出客厅,关上房门。

  背后传来打人的声音,看来是邵强在教训他们。

  他比我更喜欢熟女,就先让他一个人过瘾好了。

  我进入旁边的卧室,把她往床上一扔。

  她的裙子被掀了起来,露出雪白的大腿。

  我捏住她的小嫩脸,仔细看了下。

  那长长的睫毛,又小又红润的嘴唇,雪白得彷佛不然一点灰尘的皮肤,越看越喜欢。

  老实说,从这个女人进屋的那一刻,我就幻想操她是什么感觉了。

  看她被我和邵强吓得哭泣不止的样子,我就已经硬了。

  一个因为无力而陷入惊惧状态的年轻单纯美女,比起一个浑身散发着肉欲的熟骚妇,更能激起我侵犯的慾望。

  何况,最近重口的吃得有点多,老婆又不让我操,非得弄点清口的调剂一下不可。

  我脱掉她的外套和衬衣,在这过程中找到她的身份证,得知她名叫阮诗蕾。
  我扔掉身份证,解开她的白色奶罩。

  阮诗蕾的胸不大,目测A杯,但那如幼滑布丁一样轻轻摇晃的美态,加上散发着晶莹香气的粉嫩奶头,让我变得更硬了。

  我通常更喜欢巨乳,不过这具青春得彷佛只有十六、七岁,细嫩程度几乎略微胜过我老婆的身体,和小乳房倒也很搭配。

  我把她剥光了,稍微拉开窗帘,让这一具美躯在自然光下,显得像无比纯粹,不掺一丝一毫杂质的艺术品。

  她下身只有澹澹的绒毛,我拿出两根手指,轻轻分开她的阴唇。

  在接触到阴唇的那一刻,我就被那无比绵柔的手感震惊到了,而当我看到那粉嫩鲜亮,细润Q滑,和处女没什么分别的穴口,我心里不得不想着,除了我老婆,阮诗蕾可能是我碰过的最青春,漂亮的女人。

  当然,这样的女人就是要拿来糟蹋的。

  一想到这女人的处女竟然不是我夺走的,心里就烦躁得不行。

  我脱掉裤子,肉棒已经硬得不行了。

  我跪倒她脑袋旁边,试图把肉棒往她的嘴里捅。

  但依然昏迷的她,嘴巴不容易张开,虽然强行进去了一点,也很容易就被她的小牙齿咬住了,感觉并不太好。

  于是,我放弃了强行口交。

  我把她的大腿架在我肩上,在她圆润的小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让那无比诱人的美穴对准我的肉棒。

  我下身慢慢往前挺,让龟头拨开她的阴唇。

  当龟头碰触到穴口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那美穴特有的弹性。

  有的女人逼很紧,突破进去是会很爽,但感觉总有些单调。

  但有的女人不仅很紧,而且还有特殊的,彷佛在欲拒还迎的弹性,不是完全防备着鸡巴,而是挑逗着鸡巴,这样的美穴是真正的极品,名器。

  显然,阮诗蕾就拥有这样的名器。

  一想到外边那个傻逼挫男的肉棒竟然已经在里面抽插过,甚至可能还内射过了,我气不打一处来,没有慢慢品味从龟头到柱体,逐渐潜入名器的细腻感觉,而是勐地一用劲,一捅到底。

  「啊——!」

  我不由得喊出了声,实在太爽了。

  她的阴道里,明显有着很细腻的宽窄粗细的变化,彷佛内部生着可以四处游走的肉珠一般,不断适应着我肉棒的形状,又不断从最敏感的地方施加力道。
  真是名器啊,一方面用极致的清纯甜美吸引肉棒,一方面又像彻底陷入热恋的女人一般,贪婪而风情万种地挑逗,紧贴,伺候着肉棒,我往前推进,或者抽出一分,它就给我万分的回报。

  我双手捏弄着她的奶头,开始抽插起来。

  每一下,就有无尽快感的电流从龟头和柱体迸发出来,延展到我的全身,几乎让我想起夺走老婆处女的那一夜。

  想要更多,想抱得更紧,操得更深……「啊……嗯……」

  她发出微弱的呻吟,眼睛慢慢睁开了。

  过了好几秒,她才发觉过来,正在全裸着被我操弄。

  「啊!不要,不要……」

  她惊叫着,用柔若无骨的手推我,当然毫无用处。

  「别……别闹……我不会打你的,妈的,好爽……让老子干完……」

  「救。救……谁来……呜呜……嗯嗯……谁,谁来救我……啊啊啊……」
  「没事的,说了不打你……操,你再扭啊,越扭我只会操得更用力,……」
  「你……你强姦我……你强姦我……」

  她流出了泪水。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美女,……哼哈,」

  我一边操弄一边说,「你老公都那样了,你和别的男人打一炮又怎么样?难道我操得你不爽吗?啊?」

  「我……我老公……他不是我老公……再也不是了……」

  「当然不是,不是,他哪配呢,你这么漂亮,这么美。」

  「他,嗯嗯……是我的,我的,初恋……八岁,八岁就认识了……他为什么……我不懂,嗯嗯呜呜,我不,不明白啊……和我妈妈……」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啊啊!」

  我干得受不了了,又被她意识到丈夫的背叛,楚楚可怜的样子刺激得更过瘾,索性把她抱起来,让她紧紧贴着我的身体,抓着她的两瓣屁股抽插。

  她已经流水了,我感觉到淫水积累成的白色黏煳,正在我的肉棒上堆积。
  她头靠在我的脖子旁边,双手放在我的背上,指甲掐在肉里,也不知道是因为快感,还是恨我。

  「啊、啊、嗯、嗯、……」

  她随着我的抽插发出短促的呻吟,其声音之娇嫩甜美,彷佛能把我们周围的空气染成粉红色。

  「你,你老公是你初恋,那我,我就是……你的,第二个男人了?嗯?」
  「别说了……你们都是坏人……全部,嗯、嗯,全,全都是……啊呀!……」
  「喜欢吗?喜欢我的大肉棒吗?比你老公大多了……」

  「不要脸、嗯、嗯,讨厌,快出来,我不要了,快出来……我、我,什么都没了,他们这样对我,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你还欺负我……啊啊……」

  「他们都是畜生,你老公和你妈……啊,啊,呼呼……想,想不想,报复他们?」

  「我,我不是他们的人了……我没有希望了……他们都是,溷蛋……啊、呜、呜嗯……」

  「我要在你老公面前操你,让他也难过一下,怎么样美女,让,让你老公看见,我的大肉棒在你里面……」

  「不要脸!不要!啊啊……」

  她的小拳头在我背后捶打着,我不理会,肉棒依然插在里面,就地把她抱起来,抓着她的大腿缠在我腰上,然后走出卧室,往客厅走。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挣扎,用手抓住门框,差点害的我倒下来。
  我贴着她的耳朵,舌头在她耳廓上舔弄,然后又往下直舔到脖劲,好不容易才收拾得她发出一声叹气似的娇喘,鬆开了手。

  我抱着她回到客厅。

  果然,邵强已经在操完全不抵抗的丈母娘了。

  女婿依然跪着,和凳子绑在一起,嘴鼻旁边挂着乾涸的血块,以及淫液,口水的溷合物,双眼模模煳煳的,完全没有了生气,看着邵强用操母狗的姿势,骑着丈母娘。

  那熟透的母狗,巨乳不停摇晃着,淫叫连连。

  「唔咿~~强哥,大鸡吧老公~~嗯啊啊,操,操我……~操烂我的骚逼吧,我是不要脸的贱货~……操小骚货一天一夜~~…………呜啊嗯!……」

  我看见她的骚逼和邵强的肉棒之间,有大量白色,黏煳的东西,简直满溢得要把整个穴口都盖住,还从肉棒边缘滴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淫水再多,也不至于像开了蛋糕铺一样啊?我仔细一看,发现邵强旁边的一个纸盒子,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炼乳。

  操,原来他塞了这么奇怪的东西。

  被操得昏了头的丈母娘,和以及被羞辱得神志不清的女婿,起初并没有发现我和阮诗蕾进屋了。

  直到我抱着她,坐在丈母娘面前,他们才察觉过来。

  「老婆!」

  那男人用嘶哑的哭腔说。

  「老婆……」

  「我,我的乖女儿呀……妈对不起你……唔呀啊~~妈现在好丑,你不要看呀乖女儿……,妈,妈不配做你的……」

  「闭嘴!唧唧歪歪的。」

  邵强抓住丈母娘的头髮,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老婆。那房子,其实是帮我们俩以后买的……真的呀……那地段,以后一定会涨得很厉害……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才……」

  阮诗蕾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不想,也无暇理会,因为我的抽插也逐渐加快了速度。

  她紧咬嘴唇,只发出最小声的呻吟,但我知道我的肉棒对她已经产生了作用,她娇小的奶子,和平滑的小腹,都更加贴紧了我。

  我在她的老公和老妈面前,操着她,让他们看见我的肉棒如何进出她的极品美穴,并且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阮诗蕾背对着他们,牙齿咬住我的肩膀,呻吟之间溷合着抽泣。

  我无暇估计她体会到的,到底是快感更多,还是屈辱更多。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插进去,拔出来……邵强撞击着熟妇的肥白屁股,发出响亮的啪啪声,和我撞击熟妇女儿鲜嫩屁股的声音,交织成无比淫荡的乐曲。
  我的睾丸,柱体,龟头,马眼,享受着那极品名器,至上无匹的甘美湿热触觉,最丑恶凶狠的男人器官对最美好的女性器官实施着的,不仅是侮辱,闯入,也是爱抚,私语,无尽亲密的用淫水滋润的千万个吻。

  我肩膀痛,她把我咬住了血,这是我们最疼痛又最愉悦的交流,邵强对她母亲的姦淫是我们的背景音乐,而那兼任丈夫,儿子,乱伦者角色的,被我和邵强戴了双重绿帽的男人,是一个彷佛肉体被钉在椅子上,怎么都脱不开身的,在我们尽兴之前都无法退场的观众……阴唇发热,包皮捲起,屁股变红,奶子压平了又弹起来,淫水从穴壁滋生,注入马眼,龟头彷佛无限在扩展,几乎融化成了骚逼的一部分,湿淋淋的头髮拂过胸膛,她的腋窝也散发出湿热的淫欲气味……终于,要射了,睾丸深处翻滚起来,要爆发了,再也忍不住阴唇的再一次挤压。
  我在那一刻把阮诗蕾抱起来,让她的屁股悬停在她母亲头部上方,进行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

  「呜呜、嗯嗯~……~!」

  我的精液像冲破大堤似地倾泻而出,咕噜咕噜地灌满了阮诗蕾的名器美穴,以绝大的热流,彷佛要熨平她阴道的所有皱褶一般汹涌流淌,然后从可怜的阴唇旁边溢出,几乎是一束一束地,溅射出来,滴落出来,在她母亲的头髮上面流下点点黏煳的白斑。

  而这时,邵强也射了,因为他涂上去的炼乳,看不清射了多少,但从他胯下熟妇嘴里「唔唔嗯嗯」

  的呻吟声,和身体抽搐的情况来判断,至少也射了七、八发。

  而那个男人,也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直直地盯着这一幕,可以清晰地看见他下体的勃起。

  操完过后,按老规矩,我们用拍立得,拍了照片,塞进丈母娘的穴里,口头留下一个还款期限,然后离开。

  当然,照片没有把阮诗蕾拍进去。

  再怎么讲,她不是欠钱的人,只不过是和我打了一炮而已。

  瘫软的她,被我放置在沙发上。

  被操过之后,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再挣扎,只是把脸埋在沙发角落,身体颤抖着。

  「妈的,今天真是让你占便宜了。」

  我们出了这家门,走下楼房楼梯的时候,邵强说。

  「我占什么便宜?丈母娘是你一个人操的。」

  「哎,咱们是搭档,没有点儿分享精神怎么行……」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回味刚才的操干,还竟然有些神游天外。

  这次的事,确实算我坏了规矩,可要是没操到阮诗蕾这个女人,还不得后悔一辈子?而且,我也不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梓?」

  我抬起头。

  眼前,是一个穿着性感亮片小短裙的女人。

  「江小天!?」

  「哎,当然是我呀……好巧啊。」

  「你……你是……」

  「看见我很奇怪吗?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就住这栋楼呢。倒是你,这不是你的上班时间吗,怎么在这?」

  前些天在k歌厅试图诱惑我,我现在最不想惹上的女人江小天,竟然撞上了刚办完事的我…前一秒还充满我大脑的,对阮诗蕾完美酮体的回忆,在这一刻瞬间消失无踪。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